ofo成都投放量較去年減少 集中堆放點停上萬輛車,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ofo成都投放量較去年減少 集中堆放點停上萬輛車
2018-12-06

  每經記者靳水平每經編輯張海妮

  曾風頭無兩的ofo小黃車,近期因多有用戶反映押金退還難、拖欠供應商款項等消息而備受關注。

  近日,亦有ofo小黃車成都用戶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反映:“一個月之前就申請退還99元的押金,如今仍然沒有結果,而撥打客服電話也處于忙線。”

   ofo在成都的辦公運營目前是否正常?投放數量有何變化?針對用戶投訴的押金退款難,公司有何回應?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方走訪ofo成都公司、其在成都龍泉的單車集中堆放停放點、成都市消協等,力求呈現ofo在成都的最新運營情況。

  11月30日下午2點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了成都市錦江區總府路附近的ofo辦公室。初入辦公室,門口的ofo小黃車logo格外醒目。記者注意到,該樓總共大概有30個左右工位,但有不少是空位,只有七八個人在位置上。現場辦公秩序較為正常,房間內,還堆放了大概十多輛單車。

  現場,ofo成都公司員工并不愿透漏更多的信息。隨后,記者聯系了ofo成都公司相關人士,其稱“ofo成都運營一切正常”。

   ofo成都公司人士透露,公司目前在成都投放量是64萬輛,較去年同期有所減少。至于同比減少的原因,其解釋稱,在共享單車發展過程中,公司不斷探索在合理的量內,以更加理性、精準的投放滿足更多出行需求。同時,政府出臺相應減量政策,ofo積極響應,主動減量,不斷回收、抽離廢舊車輛,因此車輛數量較之前有所減少。

  目前,在成都龍泉驛大面鎮的一處停車場,該處停滿了“清一色”的ofo單車。記者不時就能聽到ofo單車發出的“嘀嘀”的聲音。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估算,該處堆放的小黃車數量大概在萬輛左右,單車被橫七豎八地堆放著,部分鐵鏈已生銹,部分坐墊和車身附近已經長滿雜草和青苔。

  該停車場相關人士告訴記者,ofo小黃車停放在該處已很久,“之前好像還有公司的人來看過,記者也來過幾次,但最近一段時間沒人來了”。

  押金難退引來用戶投訴

  共享單車熱“退燒”后,企業獨立生存的道路越來越窄,要么被大資本收入囊中,要么就已出局,目前只有ofo小黃車還在堅持獨立發展。但獨立發展的道路并非一帆風順——最近半年來,ofo小黃車不斷傳出裁員、被收購、退押金難等負面消息。一些小黃車用戶也從觀望變成了恐慌,紛紛要求退還押金。

  日前,有多名成都ofo共享單車用戶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反映,ofo退款程序不僅繁瑣,且申請退款后,一直未見退款到賬。有用戶無奈地表示,“我們都申請一個月了,都遲遲未見到賬”。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ofo押金越來越難退,如退還押金的周期越來越長,從最初的秒退,近日延長至0~15個工作日。而一些用戶等待超過15個工作日,退款仍遲遲未到賬。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成都工商局相關人士處了解到,11月份該單位接到ofo電話投訴6起、網絡投訴8起,投訴的問題全部與押金退還困難有關。該人士表示,一般而言,投訴通常是通過雙方協商解決,而至于ofo是否有派人來該局解決用戶投訴,目前還不清楚。

  押金退款困難,讓部分用戶對ofo產生了“信任危機”。

  11月29日,記者還來到ofo曾在成都東方希望天祥廣場的辦公租住地。據該處物業人士介紹,ofo成都公司在2017年1月4日搬入東方希望天祥廣場,但“只租了幾個月就搬走了,好像是去年夏天”。

  記者還了解到,今年11月,數人曾到該地找ofo公司,主要是尋求退押金款。“11月份之前沒怎么發現,11月情況比較突出,有人甚至把ofo單車的坐墊拿在手上,要求公司退押金,但我告訴他們公司早就搬走了。”相關人士稱。

  對有用戶反映退押金難的問題,上述ofo成都公司相關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ofo退押金一切正常,退押金流程在0~15個工作日,超出期限屬于退款異常,可以致電客服,有人工專門處理。雖然現在人手有限,但一直都盡最大努力保障用戶退押金事宜。

  掃碼從H5看全面報道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