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IFC 多方資源對接 共筑高質效農村金融,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對話IFC 多方資源對接 共筑高質效農村金融
2018-12-06

  編者按國際金融公司(IFC)是全球最大的專注于新興市場私營部門發展的國際開發機構。IFC“資金+技術”的服務模式以及全球化的視角,可以為中國的農村金融帶來什么樣的創新思路?IFC在中國農村的業務理念是怎樣的?又是如何看待中國農村金融的未來發展的?帶著這些問題,《金融時報》記者于近日與IFC中國區首席代表瑞沛霖先生和金融機構部項目官員姜芳芳、連蕙珊女士進行了交流。

  “我們在中國做農業和農村金融這方面的工作已經有20多年的時間,目前的投資組合有20億美元的規模,大概涉及45個農林業項目。”IFC中國區首席代表瑞沛霖在采訪開始時介紹說。盡管這一數量在中國農村金融總量中只能算是滄海一粟,但IFC帶來的農村金融領域的突破性與可持續發展思路的影響卻是值得借鑒的。

  外源數據可獲得“重用”

  采訪國際金融公司的初衷,源于記者在9月中旬參加的中國村鎮銀行發展論壇中,IFC金融機構部項目官員姜芳芳對于其在中國開展的數字農貸業務情況的介紹。IFC在投資地方性商業銀行時,將原有的線下模式變為線下線上相結合,并將農產品價格指數和天氣風險指數納入貸款決策模型中,為金融機構提升服務效率、降低服務成本和防范農業產業中的市場、自然風險提供了切實可行的思路和經驗。

  價格波動和自然災害風險是被公認的農業生產經營中最主要的兩種風險。但至今,我國仍鮮有金融機構將這兩種風險量化并系統性地納入風控體系。多數是憑經驗對某個時點進行估測,缺乏持續性地使用客觀數據分析、印證。“其實,模型中用于預測價格變動和天氣狀況的歷史數據可以部分通過公開渠道取得。”當記者在采訪中提起這一數字農貸模型時,姜芳芳介紹道,“農業農村部的信息中心積攢了中國大量農產品批發市場在過去幾年的價格,中國氣象數據也已積累了60年,這些都極具指導意義。過去,由于農村地區數據相對缺失,數據電子化程度差,數據碎片化且質量參差不齊,傳統金融機構在進行數字化轉型時,往往更多地聚焦消費信貸,而針對‘三農’客群的經營性信貸需求的技術創新卻很少。”

  在過去5年的時間里,我國在科技金融特別是在針對個人端的消費金融服務中取得了不小的進展。其中的效率提升與數據處理技術掛鉤,但打破原有條框引入外部數據或創新利用支付、社交等進行場景搭建,是金融科技部分破解貸款不可及問題的關鍵。而對于這一創新與IFC數字農貸技術的關聯,同為項目官員的連蕙珊這樣解釋道:“標準化是我們運用數字技術探索農業產業信用貸款的基礎。因為生產過程和投入產出比的相對標準化,在生產資料確定時,外源歷史數據對未來現金流進行預測,系統也就能夠推算出風險承受力內的最高信貸額度。”

  “這種將價格和天氣風險納入信貸決策的思路,IFC在全球范圍內已實踐了20多年的時間,而在中國的實踐因為有了金融科技的加持,我們獲得了三倍的質效提升效果。”姜芳芳在梳理了在中國3年的數字農貸經歷后表示。“我們的模型還在不斷地擬合、優化,并支持合作伙伴進行區域農業數據庫建設、提升客戶經理掌上移動工作站的功能以及引入農業指數保險對貧困戶進行幫扶。這些都并非完美,但是對金融科技向‘三農’客群傾斜和發展可起到積極的啟發和促進作用。”

  “可持續”不止于商業

  當然IFC不只有投資金融機構這一種業務模式,它同樣通過直接投資等服務于生產經營類主體。而在此過程中,從主體發展到產業甚至區域優化,IFC注重金融和技術服務為各層面帶來的影響。

  對于金融服務而言,商業可持續是共識。而在談及商業可持續時,除了要求合理的回報之外,IFC還會關注服務對象的可持續性以及可持續性背后的因素。

  在談及IFC項目選擇和評估的理念時,瑞沛霖說:“在我們看來,可持續的另外一層含義是,這一主體是一個良好的社會公民,它會考慮周邊社區的利益,它會讓利益相關者得到較好的照顧。那么,我們會考察其對環境的尊重程度,例如保持土壤效力、踐行資源節約;同時,我們會考察項目對所涉及人群的態度,是否公平地對待員工、是否關懷社會中的個體;還有就是在透明度和公司治理方面,我們將考察股東和管理層構成,看他們能否遵守披露政策等。也是由于在項目評價中我們所使用的是這樣綜合的打分系統,因此,在選擇投資對象時,我們最為在意的并不是企業實力,而是他們是否認可IFC的評價體系以及是否愿意嘗試實現預先設定的這些額外要求,進而為行業作出表率。”

  從之前使用的更傾向于回顧性數據收集的發展產出追蹤系統(DOTS),到目前使用的預期影響測量和監督系統(AIMM),IFC也從單純了解被投資企業對社區的影響,過渡到可以獲取項目的社會影響和行業影響。

  “我們并不能說這是一項非常完美的技術,因為條件的限制,這一系列項目追蹤系統并不能實現實時對接,它更傾向于一種方法論,同時我們也不可能同時開展太多的項目。但我們認為,通過這樣的條件和評估方式挑選的合作伙伴,能夠對社區、行業及社會帶來積極作用,也可以成為其行業內部的典范,讓IFC的可持續理念更廣泛地傳播。”

  線上線下融合仍不可或缺

  “我們在實際項目中發現,相較于其他機構,地方中小商業銀行的特點是,盡管其可能在技術和人才方面存在劣勢,但他們進行自我改造和升級的意識特別強,他們在不斷地尋求數字技術支持。”姜芳芳說。

  不僅對于機構是如此。純線上模式并不適用于相對封閉的環境或主體,縣域生產經營的不穩定性所帶來的風險更不是能夠純粹依靠數據處理就可以被推算和覆蓋的。在他們看來,全球范圍內的農村和小微金融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還將是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服務方式。就像其用于純農業生產的數字農貸以及項目評估模型,即使已經歷了多年的實踐,目前仍需線上線下的不斷擬合與印證。

  但好在各方的努力都沒有停止。“我們在中國農村看到的是,不管是經營主體還是各類機構,整體趨勢是在向更合規和高效的方向上邁進的。”瑞沛霖認為這是好的現象,“生產經營主體在嘗試規模化和效率化的生產方式,而金融和科技企業則是在不斷提升服務可及性和規范市場行為。盡管目前農村金融供求之間仍有矛盾,但他們也將會不斷彼此對接,最終形成相對平衡狀態。”

  而IFC在其中也找到了新的角色定位。因為其為各類機構和企業提供金融和技術服務,IFC也更了解各主體的業務模式。因此在開展農村金融服務時,IFC還具備對接各種資源和技術的優勢。“作為開發性金融機構,IFC在中國更像是一座橋梁,它讓企業、傳統金融機構與金融科技公司能夠更深刻地理解彼此的業務邏輯,同時促進各方面線上線下更深程度地融合。”姜芳芳在采訪最后表示。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