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寶店主做代購被判刑10年 個人代購免稅時代行將終結,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淘寶店主做代購被判刑10年 個人代購免稅時代行將終結
2018-11-09

  近日的一則消息讓濟南代購陳萍淡定不起來了。

  一家名為“TSHOW 進口服飾”的淘寶店,在一年多沒有更新的店鋪上架了新的“寶貝”,標題為“失聯很久的店主道歉信”。上面寫著:各位親,請原諒我的不辭而別,我現在廣州女子監獄,因為這個店鋪做進口代購我被判刑10年,并處罰金550萬元,如有任何未盡的退款之類事宜,請聯系我老公,他會全部負責。道歉信是由這家淘寶店主授意老公代寫的。

  據了解,今年7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終審判決,這位淘寶店主走私進境的服飾金額共計1140余萬元,偷逃稅額共計300余萬元。法院判決其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刑10年,并處罰金550萬元。

  代購不是法外之地

  陳萍做代購是從自己去韓國購買化妝品開始的,從自用、幫朋友帶,逐漸發展到專業代購,如今差不多每月飛韓國一次,主要以“人肉”背回為主,背不了的就發國際快遞。代購的商品主要來自韓國免稅店,以化妝品和服飾為主。陳萍身邊不乏做代購的朋友,自己也并不是做得最好的。淘寶店主因代購逃稅被判10年的消息在代購圈里激起了不小的波瀾。“大家討論的話題是,這個量刑是否過重了?”陳萍有些不解。

  經濟導報記者從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了解到的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中國進口跨境電商交易規模達1.03萬億元,預計2018全年將達到1.9萬億元,同比增長26.7%。國內主要的進口跨境電商主流“玩家”既有網易考拉、天貓國際、京東全球購、亞馬遜海外購、蘇寧海外購等依托綜合平臺的跨境購,也有諸如洋碼頭、小紅書波羅蜜全球購等垂直平臺。

  事實上,從事進口跨境電商的遠不止這些登記在冊的主流電商,散落在各個朋友圈中的個體“代購”們正成長為一個不可忽視的群體。

  “代購行為屬于走私行為,而與走私罪之間有情節考量的因素,從來不是法外之地。”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億達律師事務所律師董毅智說。

  “個人代購與走私的區別在于有無偷逃關稅,從海外購買回國的物品如果在免稅額度之上的,需要向海關申報,并補足稅款。偽報商品性質、低報商品價值以及入境不申報的行為均屬于走私違法行為,而如果偷逃應繳稅款在10萬元以上,或者1年內因走私受到兩次行政處罰后又走私的,將構成走私犯罪。”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旻律師表示。

  李旻進一步分析說,根據我國現行法律規定,偷逃應繳稅額在250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劉婷是在澳大利亞留學的中國學生,經常利用課余時間為國內的親朋好友代購當地的商品。隨著業務量的增大,今年她在某電商網站上建立了自己的銷售平臺。看到上述淘寶店主被判刑的消息后,劉婷對自己的代購生意萌生了退意。

  劉婷還注意到,即將于2019年月1日起實施的《電子商務法》第二十六條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從事跨境電子商務,應當遵守進出口監督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在李旻看來,《電子商務法》實施以后必將會對個人代購產生巨大影響,從事海外代購交易的,必須先辦理工商和稅務登記后才能對外經營。

  成本上升

  “可以明確的是,個人代購被納入電子商務經營者的范疇,需要辦理市場主體登記,而跨境電商平臺需要報送商家的身份信息和納稅相關信息,這會導致代購的管理成本和稅務成本直接上升。”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對經濟導報記者說。

  今年國慶節期間,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T2航站樓,所有人開箱排隊等待過機審查。其中,有一個航班查出了100多名代購,排隊等待交稅,被罰的物品包括護膚、唇膏、口紅、面膜、潔面儀等。

  “被海關查到就得補繳稅款,代購的商品成本上升,而最終的成本增加要轉嫁到消費者身上,我們不能做賠本買賣啊。”陳萍說。

  在曹磊看來,未來代購要以正規主體運作,而且需要采購國和中國雙方的營業執照。增加的稅務成本無疑會讓其在市場競爭中失去了價格優勢。

  “這種情況下,代購行業、電商行業將面臨一輪重新洗牌。”董毅智說。

  董毅智還表示,“雖然代購的商品價格上升,但是這對于消費者而言,不僅質量可以得到保障,同時在售后維權等環節的權益也會得到保障。海外代購市場會在法律的框架內良性有序地發展。”

(文章來源:山東財經網)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