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大佬三季度持倉路徑分化 押寶生物醫藥變為“重傷員”,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私募大佬三季度持倉路徑分化 押寶生物醫藥變為“重傷員”
2018-11-09

  目前,兩市除了*ST長生外,3556家上市公司已全部披露了2018年三季報,而截至三季度末,滬深兩市共965只個股的前十大流通股東中出現陽光私募的身影,淡水泉、高毅資產、景林資產等知名私募的調倉換股情況值得中小投資者關注。

  《華夏時報》記者根據統計得知,今年第三季度,私募持有化工行業和傳媒行業股票的數量持續下降,而持有的生物醫藥行業股票數量增加最多,繼一季度后再次成為私募持有數量最多的行業。

  知名私募操作分化

  記者根據統計發現,千合資本、淡水泉投資、高毅資產、景林投資、凱豐投資等在內的知名私募,在第三季度的持倉方向上出現了分化。

  原“公募一哥”王亞偉執掌的千合資本旗下私募產品在第三季度減持了北京城鄉廣電網絡,增持了1110萬股三聚環保,新進為易聯眾第九大流通股東,對經緯紡機的持倉不變。

  旗下有邱國鷺、鄧曉峰等多位明星基金經理的高毅資產在第三季度表現活躍,高毅資產位列29家上市公司十大流通股東行列,其中新進為景峰醫藥聯化科技等16家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東,增持安迪蘇合興包裝新華醫療海思科邁克生物宏發股份歐亞集團福斯特這8家公司股票,減持廣州發展哈爾斯亞寶藥業法拉電子分別739.5萬股、150萬股、120萬股和87.93萬股,此外,高毅資產還退出了寧德時代魚躍醫療恒順醋業等9家上市公司十大流通股東。

  私募大佬趙軍執掌的百億級私募淡水泉投資,今年第三季度以增持為主:淡水泉成長基金一期持有紅太陽356.95萬股和招商輪船2235.65萬股,環比無變動;“投資精英之淡水泉證券投資信托”新進馳宏鋅鍺紅太陽上海機電,退出了生物股份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淡水泉精選一期證券投資信托”共出現在15只股票的前十大流通股東名單內,這些公司主要分布在IT、醫藥、化學原料等行業,其中新進生益科技馳宏鋅鍺,增持了濮陽惠成生物股份中國武夷,唯一減持的股票是太極集團,減持了47.78萬股。而這三只私募產品均配置了紅太陽招商輪船的股票。

  辛宇執掌的神州牧基金也在第三季度加倉,除了新入天順股份前十大流通股東外,增持正虹科技194.75萬股至631.65萬股,對國投中魯金牛化工等5只股票的持股數量未變動,僅對貴繩股份略微減倉4萬股。

  而蔣錦志的景林資產旗下4只私募產品在第三季度主要在減持,分別減持了騰達建設富安娜98萬股和261.87萬股,且在第三季度退出瀘州老窖上海機電以及新安股份十大流通股東名單,其唯一新進的股票是恒力股份,持股數量1082.94萬股,位列第八大流通股東。

  知名私募凱豐投資也在第三季度進行了減倉,旗下“凱豐宏觀對沖9號資產管理計劃”分別減持杭氧股份四方達28.65萬股和78.4萬股,同時退出旗濱集團新鋼股份前十大流通股東;“凱豐宏觀對沖11號私募基金”減持了四方達43.75萬股,此外還退出了旗濱集團新鋼股份以及杭氧股份前十大流通股東;“凱豐宏觀對沖10號基金”減持了516.89萬股旗濱集團和51.62萬股四方達,退出新鋼股份前十大流通股東,唯一的增持操作是針對杭氧股份,增持了56.1萬股。

  而除了整個私募的持倉方向分化外,知名私募對一些個股的持倉情況也出現明顯分歧。

  如第三季度,上述高毅資產旗下私募退出動力電池龍頭——寧德時代前十大流通股東,然而江暉掌舵的星石投資新進了寧德時代,買進272.7萬股,為第八大流通股東;上述景林資產已退出上海機電前十大流通股東,其在中報時是以持股468.26萬股位居第六大流通股東,但淡水泉旗下私募產品則在第三季度新進上海機電408.93萬股,成為第七大流通股東。

  遭遇醫藥行業“黑天鵝”

  根據統計,從個股上來看,共有28家上市公司被5只以上(包括5家)私募產品持有:其中,希努爾被8只私募產品持有,與2018年中報持平;有7只私募產品持有長江潤發,宜華生活*ST富控海王生物京藍科技萬豐奧威天沃科技等6只個股均有6只私募產品持倉。

  而按照申萬一級行業(28個)分類,今年三季度末,陽光私募(包括信托)持有醫藥生物行業的股票最多,有89只,相比2018年6月末增加6只,不過相較于2018年一季度末的110只還是存在一些的差距;緊隨其后的是化工行業和機械設備行業,私募持有證券數量分別達87只和85只,接著便是電子行業,獲得私募持股的證券數量為66只。

  將2018年三季度末陽光私募持有的證券數量與2018年6月末相比,只有4個行業的證券數量實現了增長,包括醫藥生物行業增長6只、交通運輸行業增長4只、食品飲料行業增長3只、銀行行業增長2只,銀行行業也是唯一實現0突破的行業,陽光私募在2018年6月末未持有銀行股;在第三季度遭到陽光私募拋售的行業多達21個,其中傳媒行業的股票數量下降最多,達13個,其次是化工行業減少10只,機械設備行業、農林牧漁和汽車行業均減少了9只股票。

  江蘇一位私募人士告訴記者,根據近期A股市場走勢特征來看,年內階段性政策底部已經形成,市場有了明顯的賺錢效應,A股眼下已經有了可操作性。但現在需要走一步看一步,眼下主要是通過操作盈利賺取一些零成本的股票,堅持長期持有,絕大部分的本金則等待明年因為公司業績下降、貿易戰影響、美聯儲加息等跌深跌透后進場。

  國信證券分析師謝長雁表示:“受益于貿易沖突可能部分緩和、對民營企業扶持及潛在減稅政策影響,市場情緒有所好轉。我們認為三大理由支撐醫藥板塊整體向下空間有限:基本面穩健向好;估值角度接近歷史底部;帶量采購邏輯實際影響漸變慢慢被市場接受。橫向比較來看,醫藥行業不依賴于外貿、勞動人口數量,而在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仍然較弱的情況下,作為剛性最強的必選消費預計反彈中優先。縱向來看醫藥板塊整體PE(TTM)估值也同樣處于歷史低位,具備安全邊際。”

  而在備受關注的醫藥生物行業中,陽光私募持有的數量和市值最高的股票均是康美藥業,持股數量為2.32億股,持股市值為50.74億元,較2018年6月末下降2.32億元。

  記者注意到,持有康美藥業的陽光私募僅一家,為“五礦國際信托有限公司-五礦信托-優質精選上市公司投資單一資金信托”(下稱“五礦單一資金信托”),該產品自2016年第四季度進入康美藥業十大股東名列,當時的持股數為2.3億股,2017年第三季度該產品又增持236.98萬股,持股數量達到2.32億股并持續至2018年三季度末。

  然而,康美藥業在10月份遭遇“黑天鵝”:受到博益投資事件以及存貸雙高、大股東質押比例高等質疑的影響,康美藥業的股價在十幾天的時間里接近腰斬,從10月10日起,康美藥業連續收獲13個陰跌,跌落千億市值寶座。

  11月7日,康美藥業收于12.26元/股,相較于2018年9月28日收盤價21.88元/股跌去43.97%,以目前總市值610億元計算,五礦單一資金信托持有的康美藥業股票市值僅為28.43億元,較2018年三季度末跌去逾四成。

(文章來源:華夏時報)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