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接盤 昌河鈴木求生艱難,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無人接盤 昌河鈴木求生艱難
2018-11-09

  11月8日,北京商報記者從北京產權交易所網站獲悉,在經過兩個月的轉讓掛牌公示后,江西志騁汽車有限責任公司(原“昌河鈴木”,以下簡稱“江西志騁”)的接盤者仍未浮出水面。業內人士表示,從持續業績下滑到近期日方股東撤資,昌河鈴木走到掛牌出售這一步是意料之中的事,不過,急需外部輸血的昌河鈴木能否找到合適的接盤者,從目前來看,前景并不樂觀。

  掛牌即將到期

  北京產權交易所公告顯示,11月9日,江西志騁70%股權的掛牌轉讓公告就將到期。按照規定,信息發布期滿后,如未征集到意向受讓方,會按照5個工作日為一個周期延長信息披露,且不變更信息披露內容,直至征集到意向受讓方。

  針對此次股權轉讓的更多信息,北京商報記者分別致電致函昌河汽車和江西志騁,但截至發稿,尚未獲得對方回復。

  今年9月4日,經北汽集團批復同意,昌河汽車正式掛牌轉讓全資子公司江西志騁70%的股權,轉讓底價為10.5億元,價款支付方式為一次性支付。

  今年6月,昌河汽車發布公告稱,日本鈴木將正式從昌河鈴木中完全撤資,將所持有的所有昌河鈴木股權轉讓給昌河汽車。自此,昌河鈴木從一家中日合資車企,變為昌河汽車全資持有的本土汽車企業,并隨后更名為“江西志騁”。由于北汽集團是昌河汽車控股方,持有昌河汽車76.684%的股權,因此,北汽也間接控股了江西志騁。

  事實上,日本鈴木退出成為北汽集團脫手江西志騁的一個有利時機。今年8月,距日本鈴木撤資僅僅過去兩個月,江西志騁就登上國內產權交易所預掛牌,北汽集團毫不掩飾急于為江西志騁找到新買家的急迫之情。

  不過,作為轉讓標的企業,江西志騁目前的財務狀況異常糟糕。根據轉讓公告披露的信息,2017年,江西志騁營業收入為17.94億元,營業利潤為虧損3.73億元,凈利潤為虧損3.71億元;同時,江西志騁也已陷入資不抵債狀況,總資產為13.9億元,總負債卻達到17.9億元。

  進入2018年,江西志騁業績繼續萎靡,截至7月31日,江西志騁營業收入僅為3.71億元,營業利潤繼續虧損1.48億元,凈利潤為虧損9160.32萬元,資產負債率仍高達90.8%。其中,18.75億元的負債有5.12億元為江西志騁所欠母公司昌河汽車及昌河旗下全資子公司江西昌河汽車銷售有限公司的債務。

  深陷發展困境

  雖然如今負債累累,但是昌河鈴木曾有過一段高速發展的輝煌時期。1995年,昌河汽車與日本鈴木合資成立昌河鈴木。1994-1999年,昌河鈴木憑借“北斗星”,連續六年國內產銷并列第一。北斗星累計銷量達到72萬多輛,多次獲得國內微型轎車滿意度第一名,被譽為“神車”。

  但隨著消費水平不斷提高,可選品牌及車型種類增多,以及轎車和SUV市場的高速發展,昌河鈴木市場份額不斷縮小,逐漸被市場邊緣化。

  2014年,雖然昌河鈴木銷量出現爆發,達到9.8萬輛,但到了2015年,隨著國內車市整體持續下行,昌河鈴木累計銷量僅為5.76萬輛,同比暴跌41.24%。2018年1-6月,鈴木北斗星累計銷量僅7346輛,同比下降76.05%;7-9月,也就是日本鈴木退出,昌河汽車100%控股昌河鈴木后,3個月的累積銷量更是下滑到只有174輛。

  值得關注的是,昌河鈴木銷量持續下滑的背后,是國內經濟型轎車市場份額的持續萎縮,而昌河鈴木長期發力的重點便是經濟型轎車市場。數據顯示,2012年經濟型轎車的市場份額為20%,到2016年,這一數字降至6.9%。

  “中國市場快速變化。乘用車的轉型升級以及新能源趨勢,都令燃油微型車失去了市場。”全國乘用車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坦言。

  在汽車行業分析師鐘師看來,這么多年虧損下來,估計昌河鈴木的經銷商所剩無幾了。“剩下的庫存車北汽可以處理,北汽有好幾個品牌的經銷商,可以讓它選擇,但售后的問題還需要它自己想辦法妥善解決。”鐘師說。

  受讓前景堪憂

  作為股權出讓方,江西志騁的價值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規模化的整車、發動機生產能力,二是包括新能源資質在內的完備的汽車生產資質。

  在產能方面,江西志騁擁有景德鎮和九江兩大整車生產基地以及九江發動機生產基地,具有年產20萬輛的整車和15萬輛發動機的生產能力。

  在資質方面,2018年1月,江西志騁的新建純電動乘用車生產企業項目(含現有汽車企業跨類生產純電動乘用車)獲得國家發改委審批,成為第16家獲得國家發改委核準項目的企業。

  此前有消息稱,在江西志騁剛卷入變賣傳聞時,近幾年不斷布局汽車版圖的寶能集團就有意出手,并已經派駐工作組與江西志騁方聯合辦公,且正在洽談未來入股的具體方案。不過,想要接手江西志騁,寶能集團還必須接受股權轉讓公告中的一系列附加條件。

  根據公告,各意向受讓方應組成聯合受讓體形式受讓該項目,且各方持股比例應不低于20%且不高于30%(不含30%)。這意味著,此次江西志騁的股權轉讓,必須是3家投資方聯合接手,并且任何一方的持股比例都不高于昌河汽車剩余的30%股權。

  同時,接手江西志騁70%股權的資金代價也不菲。聯合受讓方不僅要支付10.5億元的轉讓費用,還要承擔昌河鈴木18.75億元的債務。一個可供對比的數據是,今年9月,為獲得造車資質,造車新勢力拜騰汽車1元收購了一汽華利100%股權時,實際對價也不過8億元。

  此外,本次股權轉讓完成之日(即工商變更登記完成日)起30日內,江西志騁的股東應按照持股比例對江西志騁進行增資,最終的總增資額應不少于35億元。據了解,在昌河汽車接手日方鈴木的股權后,江西志騁的注冊資本就已經從3.12億元增加至25.36億元。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即便有接手的意向,但尚不知諸如寶能集團這樣的潛在買家能否接受轉讓方這些苛刻的條件。另外,當前中國車市步入寒冬,無論是投資機構,還是造車新勢力,要作出接盤的選擇,都不得不加倍慎重。

  鐘師也強調,目前昌河鈴木的價值主要在于它是一個擁有生產資質的“殼”,很難說以10億元的價格去買這樣一個資質合不合算。不過,汽車企業的布局需要考慮物流等配套措施,但昌河鈴木的資產大多集中在江西景德鎮,對于潛在投資者特別是造車新勢力而言,這個地理位置會有所不足,從而可能會影響昌河鈴木作為“殼”的吸引力。 北京商報記者錢瑜濮振宇

(文章來源:北京商報)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