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縣域的十大特質,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幸福縣域的十大特質
2018-11-08

  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在這場高質量發展大潮中,緊扣中國經濟發展脈搏的廣袤縣域無疑是生力軍,“幸福百縣榜”上的城市,既有優良的生態環境,又有適宜生活的“軟環境”,同時還有高質量的公共服務水平、給力的民生保障、良好的發展潛力,以及豐富的歷史積淀和人文底蘊。

  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覺得,生活工作在縣域,更會讓自己感到幸福。這是綜合近兩年“中國幸福小康指數”調查結果所觀察到的新發現。

  2018年9月至10月,《小康》雜志社聯合國家信息中心,并會同有關專家及機構,在全國范圍內進行了“2018中國幸福小康指數”調查,面對“在哪里生活工作,更能讓您感到幸福?”這道題目時,32.1%的受訪者選擇了縣域。

  這是對去年進行的“2017中國幸福小康指數”調查的“追問”。一年前面對這道選擇題時,中意于縣域的受訪者占比28.8%,比今年做出同樣選擇的人少了3.3個百分點。

  “郡縣治,天下安”,當下的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五大發展理念賦予了其新的歷史內涵,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進程中,縣域成為主戰場,縣域經濟是區域發展的基石與支撐,縣域興、則省域興,建設幸福縣域,是黨和政府的重要工作之一,縣域幸福水平的提升,也是人民群眾的期待與向往。在廣大公眾的眼中,哪些地方堪稱“幸福縣域”?那些被老百姓認可的“幸福縣域”都有哪些特質?圍繞這些問題,“2018中國幸福小康指數”專題設置并發放了“尋找幸福百縣”調查問卷,在全國27個省市(北京、上海、天津、重慶四座直轄市的市轄區未列入調查)中展開調查。

  “小城”如何塑造幸福

  黨的十九大開幕式上,習近平總書記做出全新判斷:進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重新定義中國社會主要矛盾,正是要兌現“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奮斗目標”的莊嚴承諾。

  “你,幸福了嗎?”2012年,《小康》雜志社在發布“新時期國人十大幸福標準”時,就拋出過這個問題,當年的調查、采訪發現,要真正達到“幸福生活、快樂工作”的境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么,在追尋幸福的過程中,大城市、小縣城,乃至鄉村,能為人們帶來什么?

  時代是出卷人,人民是閱卷人。三萬多字的十九大報告,200多次提到“人民”,3次強調“人的全面發展”,4次提出“以人民為中心”……

  與“幸福感”同樣重要的,還有一個詞,叫做“獲得感”。十九大報告指出:增進民生福祉是發展的根本目的。必須多謀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憂,在發展中補齊民生短板、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在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斷取得新進展,深入開展脫貧攻堅,保證全體人民在共建共享發展中有更多獲得感,不斷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

  在人民的期待與向往中,他們所生活工作的城,又該如何塑造幸福?

  幸福的城市是相似的。5年前,《小康》雜志社曾聯合清華大學媒介實驗室、新浪網展開線上、線下全國居民幸福感大調查,與此同時選取7個樣本城市,與當地媒體、高校聯合解析影響居民幸福感的根由,由此找到了幸福城市隱藏的九大密碼。首先是生活舒適、宜居;其次是生態美、環境優;再次是給市民以安全感;第四是擁有較高的公共服務水平;第五是“書記說了算,市長好好干”;第六是能為市民提供成長、發展的機會;第七是讓市民實現居住夢;第八是有休閑的空間;第九是有活力、有個性。

  這一次進行的“2018中國幸福小康指數”之“尋找幸福百縣”調查將視線下沉至縣域。除通過發放“尋找幸福百縣”網絡調查問卷的方式收集了數千名受訪者觀點和意見外,還請專家團隊參與了“幸福百縣榜”的評選,同時也博采眾長地根據公開資料設計了評價指標體系。

  主要評價指標包括縣市綜合實力,總體經濟狀況,人均GDP,是否獲得過全國文明城市、國家衛生城市、國家生態園林城市等榮譽,社會保障和公共服務體系完善度,本地人口、城市外來人口的生活現狀及他們對幸福的主觀評價。

  本次調查采用主客觀指標結合的組合權重,專項問卷調查數據所反映出的公眾主觀感受占50%權重,專家團隊訪問數據所反映出的具有專業性的意見建議占20%權重,客觀評價指標占30%權重。任何調查都有一定的局限性,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大家對“幸福”與“幸福縣域”的理解不同,對于“尋找幸福百縣”的調查結果也會有不同的認識。此次調查結果顯示,公眾普遍認為,建立起全域覆蓋的公共服務網和民生保障網,是打造幸福縣域的最佳方式。

  武漢大學研究生劉福剛在2014年以“縣域幸福指數研究”為題做博士學位論文時總結到:幸福縣域的建設是一個客觀與主觀、經濟與社會、人與自然互動和諧的綜合體。客觀方面,首先,經濟發展是焦點。經濟狀況的改善意味著居民物質財富的增加,社會地位的提升,從而帶來良好的心理感受。但并不是說收入越高意味著越幸福,經濟發展對居民幸福、整體縣域發展的影響不能用簡單的線性增長來衡量,而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其次,社會發展狀況,諸如基本公共服務、醫療、教育、社會保障等,均與縣域發展密切相關,是其重要組成部分和衡量標準。再次,居住環境、生態建設已經日漸成為縣域發展的核心要素,綠色觀念已經日益深刻的植入地方發展理念中,大氣治理、垃圾處理、居住安全、食品健康等問題,正在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在當前國內轉型發展的形勢下,更是成為不可或缺的關鍵要素。另外,文化發展與精神文明,作為傳統衡量發展指標,仍占據重要地位。

  “幸福百縣榜”上的“明珠”

  “瑟個豆,羅漢豆,瑟個蘿,三斗蘿……”幼兒園園長親自編寫方言版童謠和系列園本教材,孩子們用清脆的童音齊聲朗誦“園長媽媽”的作品,家鄉的風俗習慣和風土人情就這樣潛入了孩子們的心靈。諸暨市(隸屬于浙江省紹興市,為縣級市)阮市鎮楊梅橋中心村幼兒園,或許是個能讓許多人找到童年的地方,掉落在田頭的稻穗、草堆上的小蟲子,竟也可以作為成長的陪伴,還有什么事情,能比看著孩子們在田野里自由地奔跑更幸福呢?

  從分散在完小、社區的5個教學班,到設施、設備一應俱全的浙江省二級幼兒園,楊梅橋中心村幼兒園發展歷程折射出的正是諸暨城鄉學前教育“擴面布點”“提檔升級”的發展變化。在“政府主導、多元并舉”的學前教育辦學思路指引下,近年來,諸暨市逐步構建起“公益普惠、優質均衡”的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保障了適齡兒童的就近入園。幸福在許多諸暨人的眼中,就是“幼有所育”。

  同樣是出于對兒童的愛,潛江市(為湖北省直管縣級市)共投資14萬元,建起了面積達130平方米的農村社區兒童服務站,里面設有多功能活動室、休息室和管理室,構建了兒童玩具、美工、益智、閱讀、表演等活動區角,配置了可視電視、冷暖設備、電腦、監控等設備和活動書桌、檔案書柜、沙發、床位等服務設施。為切實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潛江市政府積極探索,出臺了《關于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實施方案的通知》。潛江市民政局高度重視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制定并實施了《關于兒童服務站創建的實施方案》,計劃每年安排30萬專項資金用于社區留守兒童服務站建設,于“十三五”期間在潛江市建成12所社區留守兒童服務站。幸福在許多潛江市人的眼中,就是“弱有所扶”。

  絕不能讓一個孩子“掉隊”!面對區域內教師結構性缺編,尤其是音樂、美術、英語、信息技術等學科教師緊缺的現狀,肥東縣(隸屬于安徽省合肥市)教體局堅定信念——只要有一個孩子在學校就讀,就要開齊開足課程。從2016年9月至今,通過“志愿支教大篷車”項目,肥東縣將4050節課程送教到北部14所偏遠學校,受益學生達到了10萬多人次。幸福在許多肥東人的眼中,就是“學有所教”。

  需要像孩子一樣呵護的還有老人。5年前,太倉市(隸屬于江蘇省蘇州市,為縣級市)民政局開始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委托太倉海陽社區養老服務中心推進全市居家養老服務,僅在那一年,太倉全市享受到居家養老服務的老年人就從500人猛增至5000余人。現在,太倉市已有兩萬余名老年人受益,不僅服務范圍拓展了,服務項目也涵蓋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包括助餐、助潔、助急、助行、助浴、助醫、助樂等7種。幸福在許多太倉市人的眼中,就是“老有所養”。

  家家幸福離不開人人健康。利用優質醫療資源對基層的技術輻射和帶動作用,長沙縣(隸屬于湖南省長沙市)不斷推動縣域醫療共同體建設,一個以縣人民醫院為龍頭、鄉鎮衛生院為樞紐、村衛生室為基礎的三級醫療網絡已初具雛形。幸福在許多長沙縣人的眼中,就是“病有所醫”。

  幾年前,當許多地方還在為保障房用地發愁時,海寧市(隸屬于浙江省嘉興市,為縣級市)的保障房項目卻早已開工;當許多地方的經濟適用房還需要搖號時,海寧市卻早已實現了申請經濟適用房。這些年來,海寧市堅持努力在提高保障性住房的性價比、宜居性上下工夫,不斷創新住房保障建設管理模式,積極引入社會力量參與經濟適用房、公租房家庭收入核定工作,不僅構建起了成熟的住房保障體系,走出了具有海寧特色的住房保障道路,還做到了“工作、生活、交通”三便利,“醫院、學校、菜場”三就近。幸福在許多海寧市人的眼中,就是“住有所居”。

  人人都有好工作,家家都有好收入。2017年,慈溪市(隸屬于浙江省寧波市,為縣級市)共新增就業崗位2.9萬個,創業帶動就業人數10.5萬人;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8008元,比上年增長8.2%;全市職工養老保險參保人數達到62.96萬人,城鄉居保39.45萬人、土保8.7萬人,戶籍居民各類養老保險參保率達到98.6%;城鄉居民醫療保險參保達68.42萬人,參保率達到99.2%,基本實現社會保障人員全覆蓋。幸福在許多慈溪市人的眼中,就是“勞有所得”。

  諸暨市、潛江市、肥東縣、太倉市、長沙縣、海寧市、慈溪市,無一例外,都是“2018中國幸福小康指數”之“尋找幸福百縣”調查所揭曉的“幸福百縣榜”上的“明珠”。幸福的模樣是絢麗多彩的,“幸福百縣榜”上的另外93個“明珠”也各具特色、令人向往。

  在“幸福百縣榜”上高居榜首的是江陰市(隸屬于江蘇省無錫市,為縣級市),其次是昆山市(為江蘇省直管縣級市),再次是諸暨市(隸屬于浙江省紹興市,為縣級市),排名第四的是余姚市(隸屬于浙江省寧波市,為縣級市),排名第五的是義烏市(隸屬于浙江省金華市,為縣級市),分列第六至十位的依次是慈溪市(隸屬于浙江省寧波市,為縣級市)、宜興市(隸屬于江蘇省無錫市,為縣級市)、晉江市(隸屬于福建省泉州市,為縣級市)、正定縣(隸屬于河北省石家莊市)、太倉市(隸屬于江蘇省蘇州市,為縣級市)。

  高質量發展特質

  “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是跨越關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國發展的戰略目標。”黨的十九大報告“定性”中國經濟未來的發展性質,“高質量”成為這一發展階段的關鍵要義。去年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亦多次強調“高質量”,會議指出,推動高質量發展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確定發展思路、制定經濟政策、實施宏觀調控的根本要求。

  緊扣中國經濟發展脈搏的廣袤縣域,同樣是這場高質量發展大潮中的生力軍。“2018中國幸福小康指數”之“尋找幸福百縣”調查發現,“高質量發展”是幸福縣域所具備的典型特征。參與此次調查的專家和團隊投票選出了“幸福縣域的十大特質”,排在首位的是“自然生態環境好、空氣質量好”,91.3%的受訪者選擇了此項;排在第二位的是“城市面積不大、人口適中、生活節奏適度”,71%的受訪者選擇了此項;排在第三位的是“教育配套比較完備”,66.7%的受訪者選擇了此項;位列第四至十位的依次是“擁有安定和諧的社會治安環境”(66.1%),“醫療水平較好”(65.6%),“擁有令人放心的食物與干凈的水源”(64.8%),“公共休閑場所充足”(61.7%),“公共交通便利便捷”(61.2%),“有豐富的歷史積淀和人文底蘊”(59%),“房價比較合理”(54.6%)。

  自然生態環境是人們賴以生存的家園,以“守住青山綠水”“綠色發展”等為核心的縣域發展理念既能體現以人為本的關懷,又能滿足人們對幸福生活的追求。“幸福百縣榜”上的“明珠”幾乎個個都有著極佳的自然生態環境和優良的空氣質量,比如江陰市(隸屬于江蘇省無錫市,為縣級市)以大數據精準守護生態環境,打造了城市“綠肺”與環繞城區的“翡翠項鏈”;本就“天生麗質”的江山市(隸屬于浙江省衢州市,為縣級市)這些年來仍然不斷加大生態文明建設力度,讓山更青、水更綠、空氣更清新,老百姓的幸福指數也因此更高了;騰沖市(隸屬于云南省保山市,為縣級市)的負氧離子平均含量為每立方厘米3827個,最高達38000多個,PM2.5常年小于10,是一個“天然大氧吧”;若將鏡頭對準將樂縣(隸屬于福建省三明市),則隨手就能拍出藍天白云綠樹的美麗景象。

  在“軟環境”方面,快節奏、充滿競爭的生活環境往往會給人們帶來較大的心理壓力和情緒困擾,因此大部分人所期待的“幸福縣域”面積不需要太大,人口不需要太密集,生活節奏以適度為佳。入選“幸福百縣榜”的余姚市(隸屬于浙江省寧波市,為縣級市)就是一座能夠給人們帶來安寧感的城市,人們能在如畫的環境中徜徉,也能與城市一起提升生活品質;平湖市(隸屬于浙江省嘉興市,為縣級市)人則以城市的舒適宜居為最大的幸福理由;正藍旗(隸屬于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則充滿了濃郁的生活氣息。

  在“幸福縣域的十大特質”排行榜上位列第三至八位的有關教育、治安、醫療、食品、休閑、交通的要素,以及排名第十的有關居住的要素,則無一例外地指向了高質量的公共服務水平、給力的民生保障、良好的發展潛力。值得關注的是,在這些領域中,公眾對于教育的期待最高,“教育既關系到社會民生,同時與文化、文明建設密不可分。”劉福剛在“縣域幸福指數研究”的論文中也發現教育程度與城市居民幸福感呈現顯著的正向關系,不同空間條件下,教育回報與城市居民幸福感之間均有顯著地正相關關系。

  此外,“豐富的歷史積淀和人文底蘊”對于縣域也非常重要。人文是縣域文明的核心,是縣域的根與魂,具有地方特色的歷史文化也是縣域的獨特魅力。

  曾獲得過“全國優秀縣委書記”稱號的陳行甲在接受《小康》雜志、中國小康網采訪時為幸福縣域總結了“三清”和“兩風”的標準,“三清”即清爽、清廉、清新,“兩風”指政風、民風。概括而言,幸福縣域首先要有清爽的環境,其次要有清廉、清新的政風,第三要有淳樸和諧的民風。“總之,要讓人民的生活感到舒適和方便。”

在北京市社會建設工作辦公室副巡視員、二級心理咨詢師、《社區心理指導師》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張青之看來,幸福小城應該具有生活便利、生產自足、環境美好、人際和諧、居住舒適這五個根本性特征,此外還應具有交通不堵、安全性強等附帶優勢。對于縣域而言,如何做才能幫助老百姓獲得更高的幸福感?張青之傳授的方法與心得是:幸福感與期望值成反比;一個欲望城市,無論人們多富有,也不會有高幸福感;塑造合適的期望值,必須由政府和組織共同倡導,使居民社會價值取向多元,也就是不可單一地以某種追求為唯一取向。

(文章來源:小康)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