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金庸,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不看金庸
2018-11-08

  金庸去世那天,我的朋友圈被嚴重刷屏。

  這很正常,因為金庸創造了現代中文世界里最廣為人知的一系列文化符號,他深刻地影響了這一代中國人。

  他好像跟每個中國人都有關系,我們始終生活在他所構建的那個武俠世界里,楊過、蕭峰、岳不群,就是我們身邊的張三、李四、王老五。你經歷的那些事,哪一件金庸沒寫過?遇到的那些人,哪一個不在金庸的小說里?

  這樣一個人走了,就算你不能說點什么,起碼你可以轉發、評論那些說了點什么的文章吧?就算你不想轉發、評論那些文章,起碼在別人轉發、評論那些文章的時候,你可以點個贊吧?就算你不想點贊,起碼你不能逆著大眾的情緒來,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吧?

  不過這一切跟我沒什么關系,因為,我不看金庸,基本上也不會去評價金庸,或者他的作品。

  我不看金庸,所以寫不出類似《我看金庸》這樣的爆文,我只能在記憶的河流上順流而下,寫一篇《不看金庸》這樣的小酸文。而且,我也不想在那兩天發,我不想蹭一個我壓根不讀他的小說的人的熱點,那樣很不厚道,我認為。

  十余年前,50后作家王朔把20后作家金庸列為“文化四大俗”之一,狠踩了一通。這一踩,就如愿以償地把自己踩成了人民公敵。我肯定沒有王朔那樣的覺悟,不看金庸,也沒什么特別的原因,只是在最“應該”看金庸的時候,金庸太熱了,“凡有華人處,人人讀金庸”,而我對太紅的作家實在提不起閱讀的興趣。

  不看金庸看誰?我看博爾赫斯,看馬原。后來博爾赫斯也有點太熱了。

  不過沒人熱得過金庸。1994年,三聯書店第一次推出簡體字版《金庸作品集》36冊,標志著金庸在中國大陸被主流接納,很多人的書架上都擺上了那一套三聯版的金庸。在那之后,“金學”成為顯學,金學家層出不窮。

  我不看金庸,連讀一讀試試的念頭都沒動過,哪怕一部《射雕英雄傳》就擺在我面前。這就像一盤油汪汪熱騰騰的紅燒肉端上來,香氣撲鼻,可是我沒胃口,香味都變得特別油膩。捎帶著,我也不看金庸小說改編的電視劇,不管是港版的,臺版的,還是內地版的。

  不看金庸,一個后果就是,你常常會陷入插不上話的境地。金庸是全球華人的共同語言,你不說,而且聽不懂別人說,你就把自己排除在很多的對話之外,你就有被孤立的風險。你都不看《甄嬛傳》,不玩《王者榮耀》,你拿什么跟人交流?誰跟你有共同語言?

  1996年我開始上網。上了網我才發現被孤立的嚴重性,意識到不看金庸是個多么巨大的錯誤。

  金庸是中文互聯網的半官方語言。最早的中文多用戶網絡游戲(MUD)《俠客行》,就是參照金庸小說中的人物、情節設計的,熟悉的文化氛圍和人物、情節,讓這個游戲很快就成為最受歡迎的中文MUD。之后,金庸小說就成了中國游戲永恒的主題,衍生出了數不清的游戲作品。

  早期BBS中有很多跟金庸或武俠相關的版塊,諸如“談古論金”、“紙醉金迷”之類的武俠版,往往是一個論壇網站的熱門版塊。其中名頭最大的當屬新浪的“金庸客棧”,在新浪還沒有成為新浪的時候,新浪的前身立方在線就開設了武俠版塊,訓練了中國互聯網上最早一批網絡名流和網絡噴子。

  聽到金庸的名字,素不相識的人瞬間就可以成為同胞和網友。你要飛雪連天射白鹿,馬上就有人回應笑書神俠倚碧鴛。就像一個有覺悟的工人,可以憑《國際歌》的熟悉的曲調,給自己找到同志和朋友。一個有覺悟的網民,最好懂中文,懂英文,懂金庸。

  有文化的公司,把公司都弄得跟江湖似的,員工要從金庸小說里找個人物當自己的花名,比如風清揚、逍遙子、郭靖,官方新聞稿都要寫成“集團CEO張勇(逍遙子)”,撲面而來的文化氣息;沒文化的公司,只能照著最土、最沒品的路數來,員工大多起一英文名,比如Pony、Tony、Jony,撲面而來的沒文化氣息。

  不過,當一家公司在職的員工人數都已經超過了8萬人,找花名就成了一個巨大的挑戰。我曾經想象,如果我入職了阿里,會給自己起一什么花名。金庸我沒讀過,肯定挑不出風清揚這種又文雅又正面的人物,或許我只能選那些沒人要的人物,比如左冷禪、岳不群之類的,無論如何也算是金庸給起的名。

  由金庸還衍生出大量的隱語、典故、黑話,以及各種心照不宣、不言自明的修辭手法。就像你不懂希臘故事,就無法領會俄狄浦斯情結,或者阿喀琉斯之踵的涵義。不看金庸,你可能連基本的中文語義都理解困難了。

  我說這么熱鬧,其實是想說,金庸的武俠跟中文互聯網的關聯非常密切,幾乎成為網絡文化的一部分。如果你不看金庸,那么這一切就真的跟你沒什么關系了。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以及插不上嘴的尷尬,游離于人群之外的孤獨,我最終還是決定,不看金庸。

  20多年的上網資歷,以及頭條式的閱讀習慣,讓我幾乎喪失了閱讀超過2000字的文章的能力。面對一個寫了800多萬字的小說的金庸,怎么讀?《鹿鼎記》、《天龍八部》,動不動就是超過120萬字的巨著,怎么讀?

  所以,我不看金庸,后來就變成了臨淵羨魚,破罐破摔。反正這么多年不看金庸,我也活過來了,繼續不看似乎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不光金庸,《三體》我也沒看,《小時代》我也沒看,《羋月傳》我也沒看,《延禧攻略》我也沒看,甚至連《戰狼2》我都沒看,十一黃金周的錦鯉是怎么回事我都不知道,那又怎樣?

  我對金庸沒意見,對金迷沒意見。不看金庸是我個人的損失,讓我在不被接納的孤獨中繼續損失著好了,別救我。

  

(文章來源:虎嗅網)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