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生態末路:馮鑫暗股爆倉,背后或是一場場明股實債游戲,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暴風生態末路:馮鑫暗股爆倉,背后或是一場場明股實債游戲
2018-07-10

K圖 300431_2

   7月6日,暴風集團公告稱,中信資本(深圳)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股權轉讓合同糾紛為由,向北京朝陽區人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對馮鑫名下暴風集團327.12萬股票進行司法凍結。截至公告日,馮鑫持有暴風集團的股份為7032.34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1.34%;累計被凍結的股份為327.12萬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4.65%。

  而根據5月31日暴風集團披露的延期股權質押公告,馮鑫在交易所備案的股權質押比例達到95.35%,這部分“明股”,加上上述馮鑫“暗自”質押的股權,馮鑫或主動、或被動披露的股權質押比例,恰好是100%。從這么看來,馮鑫的此次“爆倉”,似乎別有玄機。

  事實上,與市場猜測的傳統股權質押爆倉不同,老虎財經發現,股權質押一事,可能源于2015年暴風集團設立并購基金進行生態布局時,馮鑫股權作為優先級投資擔保出質所引發的糾紛。這種玩法,被市場稱為“明股實債”。

  同時,也有媒體援引裁判文書稱,股權凍結源于中信系在暴風VR生態進行的一項“明股實債”的投資,而媒體猜測其債權擔保或與馮鑫的暴風集團股票有關。

  事實上,在2015年的年報中,暴風集團稱將會從單一視頻服務擴展為一個聯邦生態——互聯網視頻、VR(虛擬現實)、智能家庭娛樂、直播、影視文化、互聯網游戲和O2O等。這一為投資者描繪的未來藍圖,卻也為暴風埋下了隨時可能爆炸的“地雷”。

  這些年為了所謂了“電視生態圈”,馮鑫拼命找錢,曾成立多個PE并購基金,而基金由于設有優先級劣后級,其擔保方式或往往與馮鑫個人股權有關。

  截至7月9日收盤,暴風集團跌停報收,股價停留在12.75元,遙想2015年描繪生態藍圖時的123元已成過眼云煙。而馮鑫在外,存在多少藏于暗處的“明股實債”?馮鑫在交易所備案的股權質押比例如此之高,會不會又牽扯出重復質押的問題?

  對股權遭遇司法凍結的緣由,其中的一個猜測是與其生態布局并購基金有關。

  事件的起因是2015年,當時還是“暴風科技”的暴風集團,準備借助6.84億元并購基金,來實現新一輪擴張。

  當年的12月3日,暴風集團推出一則合伙協議,稱其與平安信托、淳信奮進以有限合伙人的形式設立上海雋晟并購基金。該基金在設立融資渠道時,由平安信托產品作為基金的主要資金提供方,出資金額為51299萬元,占基金總資產的75%,并且是收益分配的優先級本金。而暴風集團和淳信奮進出資比例為10%和15%,出資金額為6840萬元和10260萬元,作為劣后級。

(媒體繪制上海雋晟基金的股權圖)

  在上述合伙基金中,以上皆為有限合伙人,普通合伙人為中信資本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負責投資管理事務。其認繳1萬元,僅占投資總額的0.0015%。

  同時,作為另一個增信措施,暴風科技大股東馮鑫對基金整體進行最低收益擔保。也是這一措施為近日的股權凍結埋下了“禍根”。

  事實上,在生態概念遭到市場摒棄之時,2017年,暴風集團本身已經將這只基金賣去。

  2017年3月,暴風集團轉讓了持有上海雋晟并購基金10%的股份。將所持對雋晟基金的 4104 萬元出資對應的財產份額,占總股份的6%,作價 4937 萬元人民幣轉讓給綠金科技;將所持對雋晟基金的 2736 萬元出資對應的財產份額,占總股數的 4%,作價3291 萬元人民幣轉讓給誠遠投資。通過此次轉讓,暴風集團可以獲得收益1388萬元。

  但是,馮鑫的擔保責任是否追隨股權交割而轉讓?從目前來看,這一關系沒有任何得到明顯解除或者責任轉移的證據。

  事實上,暴風集團并不只存在這一個并購基金。2016年,暴風集團與全資子公司暴風(天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光大浸輝投資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上海群暢金融服務有限公司及其他有限合伙人共同設立上海浸鑫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作為公司產業并購基金的平臺。

  而這些并購基金,是否均以馮鑫個人財產作為保全對象?我們猶未可知。

  中信資本是“幕后玩家”?

  根據媒體從暴風集團相關人士的獲取的消息,該筆股權凍結與暴風集團業務沒有關系,而是涉及其他公司股權轉讓合同糾紛,對方以馮鑫所持暴風集團的部分股份為財產保全對象進行了凍結。至于具體是哪家公司以及出現了什么糾紛,卻并沒有得到回復。

  究其被凍結的原因,或與優先級收益方中信資本有關,其正是上述基金的真正主導者。有業內人士表示,正常情況下,大股東不承諾回購,估計是項目方比較強勢,為保障優先級客戶收益而設置。不僅如此,據公開資料顯示,作為LP之一的淳信奮進也為隸屬于中信集團的私募基金。

  2016年1月,暴風集團旗下的暴風魔鏡進行第二輪融資,這輪融資吸引了包括中信資本在內的多家公司的青睞,最終暴風魔鏡獲得共計3億元的融資,其中中信資本以8000萬元獲得5.834%的股份。不過這8000萬并非現金,而是以債權形式轉化,這一也是“債轉股”的案例。

  2015年暴風集團開始涉足VR領域,搭建了VR業務群并成立了暴風魔鏡,甚至一度成為暴風的主營業務之一。同時由于VR風的盛行,暴風魔鏡的業績比較客觀,據暴風的數據顯示,截止2016年11月,暴風魔鏡累計銷量突破200萬臺,暴風魔鏡APP活躍用戶數量達150萬。

  這一成績曾一度吸引資本投資者,但是2016年在VR行業的風口過去之后,暴風魔鏡的運營也面臨巨大的壓力。2016年,關于暴風魔鏡裁員的消息不絕于耳,據36k消息,201年暴風魔鏡的員工已經從500人減少至不足300人。從某電商平臺來看,一副暴風魔鏡的單機,最低價不足50元。

  2015年,暴風集團降低了集團對暴風魔鏡的控股,從而不需要再并表暴風集團暴風集團給出的解釋是不希望暴風魔鏡的虧損影響到上市公司的財報。也因此,我們無從得知暴風魔鏡的真正的營收情況。

  不過,從2016年暴風集團的財報中或許可以發現端倪,當年暴風集團增收不增利,凈利潤下降6成,外界將責任歸咎于VR業務。

  暴風生態將以何為質?

  暴風早已不言生態,而隨著馮鑫股權被凍結,暴風的生態之路,已經無物可“質”。

  除了暴風魔鏡,暴風影音的凈利潤也開始下滑。從2015年的1.73億下跌到2016年的5281萬,2017年也僅為5515萬元。

  暴風集團的年報顯示,2014年-2017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86億元、6.52億元、16.47億元、19.12億元,同期歸屬于上市公司凈利潤為4194萬、1.73億、5281萬、5305萬,利潤率逐年下滑。2015年-2017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分別為8858萬元、-1.76億元、-4.93億元。

  2013年-2017年,暴風集團的負債合計分別為1.16億元、1.64億元、6.83億元、17.3億元、19.1億元。而公司的流動資產分別為2.58億元、3.24億元、8.87億元、15.4億元、18.3億元。暴風集團2016年以及2017年的負債金額已經超過了公司的流動資產。

  今年6月5日,暴風集團發布定增方案,公司擬通過定增募集資金不超過5000萬元,用于互聯網視頻用戶服務支持系統項目。而在不久前的5月9日,暴風集團才向證監會申請撤回18.42億元的再融資申請。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