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上市次日大漲 雷軍慶功宴放話讓首日買入的投資者賺1倍,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小米上市次日大漲 雷軍慶功宴放話讓首日買入的投資者賺1倍
2018-07-10

K圖 01810_21

  小米集團(01810.HK)今日開盤漲1.19%,報17港元/股。截止發稿,小米漲3.45%,報17.38港元。

  小米成立八年,歷經了起起伏伏,9日終于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然而在港交所首日上市的小米卻走跌“破發”。在機構“大佬”的加持下,自稱是互聯網公司的小米將會如何應對?

  小米“破發”依然沒有阻擋雷軍為小米上市舉行的慶功宴。(推薦閱讀>>>一文讀懂小米上市儀式)

  7月9日晚間,雷軍攜新老朋友在香港某酒店舉辦小米香港主板上市慶功宴,作為雷軍金山的老朋友們,金山公司創始人張旋龍和前金山董事長兼總經理求伯君也都出現在活動現場。

  “要讓在上市首日買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資人賺一倍”。雷軍說。

  而小米此前的估值曾一度被傳出2000億美元,此后從1000億美元一路下降至543億美元。而對于破發,雷軍直言“股價短期波動不重要”,要腳踏實地做好公司。

  “最近資本市場跌宕起伏,小米能夠成功上市就意味著巨大的成功,上市也意味著巨大的挑戰和沉甸甸的責任,上市僅僅是小米新的開始”。雷軍說。

  上市首日破發 總市值回到四年前

  連跌數日的香港恒生指數9日走升,而在港交所首日上市的小米卻走跌“破發”。

  7月9日,小米集團上市首日開盤16.6港元,相較上市前發行價17港元下跌逾2%,而截至收盤報16.8港元,相比發行價下跌1.18%,成交額為76.824億港元,總市值為3759億港元(約479億美元)。相比雷軍7月8日披露的小米估值543億美元,小米市值IPO首日蒸發64億美元。

  早間,面對小米開盤即破發,雷軍在鳴鑼開市后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剛才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告訴我,比他想得好得多”。最近大勢不好,短期股價不是最重要的,長期公司的價值還是最重要的。

  同時,當日香港恒生指數卻開盤走高,9日交易日收盤后上漲372.88點,漲幅為1.32%。

  小米9日收盤總市值為479億美元與三年半前的估值接近,當時國際投資者給小米450億美元估值。

  2014年12月份,雷軍剛剛在微博上宣布,小米上周完成新一輪融資。融資額為11億美元,公司估值達到了450億美元。參與的投資機構包括All-Stars全明星基金,新加坡主權基金GIC,小米上一輪的領投方DST以及馬云旗下的云峰基金。

  7月8日,雷軍在公開信說,最早期VC第一筆500萬美元投資的回報高達866倍。不過,2014年12月投資的基金沒有這么幸運,他們的回報不但不高,剔除各類資金成本因素,如今并不賺錢甚至虧錢。

  “盡管長線持有將近4年的回報幾乎為零,但我們還是會長期持有,看好小米未來的生態模式”。9日,一位2014年12月投資小米的機構投資者對獨角鯨科技表示。

  小米破發的勢與實

  “過去小米路演的時候火得不得了,不停找我要額度。最后一兩天遇到壓力,整個完成路演定價,壓力才真正開始,因為三大股指天天跌,跌的心都碎了”。9日,雷軍對記者說。

  “大家都來港交所上市,但誰都沒想到現在的行情”。

  上周小米認購倍數僅為9.5倍,遠低于去年上市公司的數百倍。此外,上周五,小米盤前小米股價曾一度跌5%,而9日早間開盤,小米便跌超2%,因此,雷軍說,“李小加跟我說好于預期”。

  一位持有小米股票的分析師表示,從機構角度,我們覺得這個估值比較合理,如果長期發展來說,比較值得期待。不過,也有港股分析師告訴記者,其現在看空,因為小米股價仍然偏高。

  而交銀國際研究部主管洪灝認為,小米的盈利模式尚未被證明,“小米還是在講故事,但讓投資人買單是另一回事。”

  一邊是分析師們看淡,另一邊則是機構大佬“加持”。

  比如李嘉誠斥資3000萬美元認購,馬云、馬化騰等都以個人名義有大筆認購。而國際上對小米的認購熱情也比較高,索羅斯旗下基金等參與了小米股權認購。高瓴資本及美國資本集團也分別認購了6億及5億美元小米股份。

  “投資者真金白銀投資55億美金,萬一跌得很難看,怎么出去見人呢?”對此,雷軍9日對記者表示,尤其是最近一兩天,小米過去八年有起有落,這未必不是好事,最重要的是調整好心態。

  與此同時,9日港股出現了破發潮。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表示,“監管者不可能說哪個公司好哪個不好,交易所就服務倆人,有錢的和用錢的。”多元化的市場只要有交易就不存在好壞。我們作為交易所應該非常中立,即站在發行者又站在投資人角度。

  根據統計,截至6月30日,2018年上半年赴港上市的中資公司里,有13家公司上市首日就跌破發行價,占比高達68.42%。

  對于市場上關于港交所發入場券過多投資者沒保證的聲音,李小加表示,我從來不想找多少家公司上市,也沒追求數量的動力。交易方式是你愿意來就來,來了也是一視同仁。能不能把門坎弄高?想雪中送炭就不能把門坎弄高,不保證進了門檻的風險可控。監管者不可能說哪個公司好哪個不好,不能說哪個行業哪個不太好。

  小米集團的估值一度曾達1000億美元,但為何此次估值下降這么多?

  “這是多方博弈的結果”。6月19日其申請推遲CDR發行審核后,新京報了解到,小米申請推遲CDR發行審核是由于投資機構對于其估值尚未達成統一意見、CDR定價也無法統一所致。多家機構人士表示,根據小米招股書數據來看,其估值500-600億美元比較合理,而小米想要的估值則高達700-800億美元,原本一些觀望的投資者陸續撤資。

  6月21日,新京報獲得的一份路演資料顯示,小米集團預計市值為539.05億至697.59億美元。如果15%的超額配售權,市值將為540億至703.24億美元。整體來看,這一數值遠低于小米自身和早期業界的預期。

  一位港股分析師告訴記者,導致小米估值降低的原因是,已上市的獨角獸公司表現并不盡如人意,而且投資者對未上市獨角獸的評價更加理性。此外,對于小米到底是一家什么公司,認知上也正在趨于理性,手機制造商的定位更符合小米的情況。

  此外,小米肩負著多重身份試水的重任,其不僅將驗證港交所同股不同權的市場認可度,也將測試CDR的吸引力。業內人士表示,小米集團IPO將為中國其他科技公司開路,如果不順利,則影響甚大。

  小米下跌“做空”惹的禍?

  小米9日同步推出小米期貨及期權,允許市場“做空”,這在港股市場并不常見。

  而此前被稱之為港股四大獨角獸的閱文集團、眾安在線、易鑫集團、平安好醫生,在其上市首日均未推出期權期貨。

  那么,小米上市破發是“做空”惹的貨嗎?

  對此,7月9日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表示,小米上市第一天推出小米的衍生品,意在給市場削峰平谷,滿足不同投資者的需求,不至于大幅下跌和劇烈波動。過去香港歷史上只對兩家公司做過這樣的事情。

  李小加進一步解釋道,這類衍生品在ICBC(工商銀行)和AIA(友邦保險)做過,這并不是說某個公司有什么特殊,我們要給這個公司做。關鍵是因為這樣的公司規模足夠大,市場對其關注的興趣足夠深。

  “因為這些產品是能滿足各個價值鏈上不同投資者的產品”。李小加表示,一般是等公司上市以后看交易的活躍程度,一定是產品里要求現貨。現貨產品本身比較深,比較廣,交易量比較大。因為在現貨池子里邊做衍生產品才比較大,比較安全,才有吸引力。所以說一般的做法是等公司上市一段時間,把賣空引入,特殊的這些我們叫structure product-結構性產品全部都可以引入。

  他透露,港交所對小米集團的判斷,估計頭一天的交易會吸引大量的交易,而且這個交易本身有相當的深度,投資者有足夠的興趣,風險管控也能承受得住。希望讓這個產品交易起來越活躍,而且能給不同取向的投資者,不同的需求能夠滿足。

  7月4日晚,港交所曾發布公告稱,將于小米上市日向投資者提供多項產品選擇,包括小米期貨及期權、小米衍生權證,并納入認可賣空指定證券的名單。

  李小加表示,我們這樣做是希望市場上所有的參與者,包括看空的、看多的、不愿持有現貨的、以小博大的參與者都可以參與小米的交易。

  一位持有小米股票的分析師表示,從機構角度,我們覺得這個估值比較合理,如果長期發展來說,比較值得期待。不過,也有港股分析師告訴記者,其現在看空,因為小米股價仍然偏高。

  “之所以選擇小米,并不是因為喜歡小米,也不是給它特殊待遇,是因為哪個產品的交易深、交易面廣,市場注意力非常強,使得所有的參與者在交易過程中有足夠的信心,我們覺得小米到了這樣一個地步,所以在第一天我們就把小米所有的衍生品打開了。”李小加說。

  爭議:

  純互聯網收入占比8.6% 雷軍堅稱小米是“互聯網公司”

  事實上,此輪多空博弈仍是對小米是一家什么公司討論的延續。此前,采用互聯網公司模型對小米估值一度高達1000億美元,而作為一家硬件制造商,其競爭激烈、利潤遠低于蘋果,導致估值驟降。

  7月9日,雷軍在港交所致辭時說,“我們是互聯網公司,從第一天開始就設置了同股不同權的制度。”

  他稱,如果沒有香港資本市場的創新,我們很難有機會在香港掛牌上市。我相信,香港會迎來更多優質的互聯網公司。

  “談到互聯網服務,這也是大家困惑的焦點”。而雷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重申,小米是一家互聯網公司。

  他如此解釋:去年小米電商和新零售占總營收的63.7%。加上純互聯網收入占總收入的8.6%,已經到了99億元的巨大的規模,增長率增長得也比較快。只考慮純互聯網收入的話,小米的互聯網服務收入在全球排在二十幾位。

  這是不是意味著小米跟世界互聯網巨頭競爭?對此,雷軍說,實際上我們和巨頭合作大于競爭,這也跟我們中國互聯網格局差不多。

  招股書顯示,小米公司是一家以手機、智能硬件和IOT平臺為核心的互聯網公司。報告期內,過去三年互聯網服務業務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8%、9.6%和8.6%,主要來自于廣告推廣和移動游戲業務。而報告期內公司來自智能手機的銷售收入分別為537.15億元、487.64億元和805.64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80.40%、71.26%和70.28%。

  同樣作為手機業務巨頭的蘋果,其今年第二財季財報顯示,來自于服務的營收為91.90億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長31%,約占總營收的15%。這些服務包括iCloud云服務、Apple Music音樂服務、Apple Pay等。但蘋果的市盈率僅為18倍。

  而作為互聯網巨頭的騰訊,其2018一季度總營收735.5億元,增值服務468.8占比64%,網絡廣告106.9占比14%,其他業務159.6占比22%。很顯然,騰訊的互聯網營收占總收入的比重接近80%,顯然高于小米。

  對此,證監會此前給小米的反饋意見要求,請發行人結合公司主要產品、業務實質、收入占比、利潤來源等,說明公司現階段定位為互聯網公司而非硬件公司是否準確。

  6月21日,在其創始人雷軍看來,小米怎樣都不嫌高,他希望更高更強的估值。他表示,“(小米)應該是騰訊乘蘋果的估值”,而新物種因沒有天敵得以快速成長蔓延。

  面對小米估值下跌以及此前“蘋果X騰訊”的說法,9日,雷軍接受央視財經記者專訪時回應稱,在小米路演上市過程中,有不少PE機構問小米該如何估值,他認為小米從硬件來說應該是參照蘋果,從互聯網公司來說,應該比照騰訊。并不是說真的蘋果市值乘以騰訊市值,那數據太大了。

  這是否意味著市場機構也看不懂小米呢?對此,雷軍稱,小米有自己的商業模式。雷軍稱,很多人看不懂小米,主要是小米比較創新。小米是硬件公司、電商公司也是互聯網公司。從電商來看,小米做了100多種產品,比較專注的,相比亞馬遜做了1億多種。通過過去八年努力做了100多種,還會腳踏實地。

  對于小米的邊界,雷軍表示,肯定有邊界。“我定了三個原則:同一個用戶疊加;都在小米電商核心零售平臺上,不搞新渠道,有沒有能力做”。他透露,小米一季度同比增長85.7%,“這么大規模保持這樣增長,前所未有”。

  相關報道>>>

  雷軍身家超800億 最牛投資500萬美元回報超280億元

  小米造富懸念:啟明賺了886倍 DST等卻在虧損邊緣

  為何雷軍算的小米估值會比市值高64億美元?答案在綠鞋機制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