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績下滑成斷崖點 關聯交易或成國聯證券回歸A股阻礙,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業績下滑成斷崖點 關聯交易或成國聯證券回歸A股阻礙
2018-07-09

K圖 01456_21

   該公司傭金率低于行業平均水平,凈資產收益率持續下滑

  “有人漏液趕科場,有人辭官歸故里”。當內地企業爭相奔赴香港聯交所掛牌之際,一批先行者卻早已開始琢磨如何回歸本土作戰。

  國聯證券(1456.HK)便是其中一員。

  2018年1月,國聯證券在中國證監會官方網站預披露系統更新了其招股書申報稿,擬登陸上海證券交易所,計劃發行不超過6.34億股。募集資金將用于補充資本金、增加營運資金以及發展主營業務等。

  但是,想要成為“A+H”一炮雙響的上市公司并不見得那么容易。一方面股指連續下挫投資者信心不足;同時,企業自身不斷下滑的業績也令發審委變得謹慎起來。

  業績表現頗不樂觀

  國聯證券創立于1992年11月,前身為無錫市證券公司,2008年5月通過改制更名為國聯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注冊資本19.024億元人民幣,2015年7月6日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交易。

  其大股東為無錫市國聯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國聯集團),是當地人民政府出資設立的國有獨資企業集團。除國聯證券外,后者還控制國聯信托、國聯期貨、國聯人壽等金融機構,且同時是當地包括機場、軌道交通、百貨零售在內諸多大型項目實體的投資方和實際運營方。

  截至7月6日,國聯證券以2.39港元/股報收,較52周高點已回落45.5%。

  股價不振當然與近兩年來國聯證券的業績表現有直接關系。

  招股書顯示,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1-6月(下稱報告期),國聯證券營業收入分別為16.68億元、30.79億元、18.36億元和6.19億元,同比漲幅分別為66.67%、84.56%、-40.37%、-33.39%;凈利潤則為7.3億元、14.98億元、6.44億元和2.41億元,同比漲幅分別為167.4%、105.21%、-57.01%、-30.8%。

  很顯然,在2015年達到階段峰值后,國聯證券業績掉頭直下。

  此外,該公司的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也出現持續性下降。2014年和2015年,其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股東凈利潤的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分別為19.62%和25.84%。但到了2016年竟然驟降至7.95%,而在2017年上半年更進一步下跌至3.06%。

  在券商的收入來源中,經紀業務往往占比較大,國聯證券也不例外。報告期內,該公司證券經紀業務分部實現的收入分別為7.16億元、16.75億元、7.59億元和2.68億元,占當期公司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42.95%、54.39%、41.32%和43.31%。

  但是,伴隨著券商新設網點的不斷增加、“一人三戶”政策的推行以及互聯網金融的快速發展,證券經紀業務競爭趨于白熱化,行業傭金率不斷走低。

  根據中國證券業協會及上海、深圳證券交易所數據顯示,2014年中國證券公司的平均凈傭金率為0.066%,較2013年下降16.46%;2015年這個數值為0.05%,下降24.24%;2016年為0.038%,同比再降24%;至2017年1-6月,證券公司平均凈傭金率為0.034%,又較2016年下降10.53%。

  再看同期國聯證券,2014年平均凈傭金率為0.072%,較2013年同期下滑18.18%;2015年為0.047%,下滑34.72%;2016年為0.032%,下滑31.91%;2017年1-6月為0.03%,下滑6.25%。

  稍作對比,便不難發現國聯證券的平均凈傭金率下跌幅度高于行業平均水平,且傭金率也已跌至平均水平以下。

  《投資時報》注意到,各報告期內,國聯證券實現的代理買賣證券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波動較大,分別為5.95億元、14.3億元、5.51億元和1.94億元,占該公司當期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為35.63%,、46.43%、29.99%和31.32%;證券經紀業務營業利潤分別為4.4億元、12.54億元、4.20億元和1.2億元,占公司當期營業利潤比重分別為45.85%、63.2%、49.02%和39.55%,同樣震蕩明顯。

  此外,業務過于集中于江蘇一地亦是不可忽視的風險。

  該公司在招股書中披露,截至2017年6月30日,共成立了12家分公司,71家證券營業部,其中有50家營業部位于江蘇。報告期內,該公司來源于江蘇省內營業網點的證券經紀業務代理買賣證券實現的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分別為5.19億元、12.23億元、4.53億元和1.57億元,占該公司證券經紀業務代理買賣證券實現的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比例分別為87.34%、85.54%、82.36%和80.91%。

  研究員同時發現,國聯證券主要通過營業部為證券經紀客戶提供各種服務并進行客戶管理,受該公司證券部主要分布于江蘇省的影響,該公司融資融券業務亦主要集中于江蘇省。

  規范性問題或成阻礙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國聯證券此前存在多處關聯交易行為。在證券經紀業務方面,國聯證券向包括國聯集團在內的關聯方提供代理買賣證券業務、代銷金融產品業務和交易單元席位租賃。報告期內,國聯證券向關聯方提供證券經紀業務實現的手續費及傭金收入分別為986.8萬元、1496.6萬元、863.1萬元和322.7萬元,占對應期間國聯證券同類收入的比重分別為1.3%、0.80%、1.09%和1.17%,占該公司營業收入比重的0.59%、0.49%、0.47%和0.52%。

  另外,在資產管理業務中,國聯集團通過關聯交易實現收益占比較大。報告期內分別占比同類收益的24.57%、8.65%、1.47%和8.67%。此外,在投資銀行業務、租賃、關鍵管理人員薪酬以及其他方面,國聯證券均與關聯方存在關聯交易。

  除了上述這些經常性關聯交易,國聯證券還曾與國聯集團等關聯方存在偶發性關聯交易。2014年及2015年,國聯證券向關聯方拆借資金產生的利息支出分別為4297.1萬元和249.4萬元,占對應期間公司利息支出的比重分別為23.18%和0.62%,占該公司利潤總額的比重分別為4.46%和0.13%。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13日,證監會下達了對5宗案件的行政處罰,其中便出現國聯證券的名字。

  在一宗證券從業人員違法買賣股票案中,張鋒于1993年12月至2017年1月在國聯證券任職,徐斌武于2008年11月至2017年1月在國聯證券任職。2009年4月24日至2016年5月18日期間,張鋒控制使用其配偶林某證券賬戶交易股票,獲利約9.4萬元;2016年1月8日至2016年8月25日期間,徐斌武控制使用其配偶王某及他人證券賬戶交易買票,共計獲利約189.2萬元。張鋒、徐斌武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43條規定,依據《證券法》199條規定,江蘇證監局決定沒收張鋒違法所得約9.4萬元,并處以約9.4萬元罰款;沒收徐斌武違法所得約189.2萬元,并處以約189.2萬元罰款。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