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宛男:快速退市才是更好保護投資者,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賀宛男:快速退市才是更好保護投資者
2018-07-07

K圖 300028_2

K圖 002323_2

  在創業板公司金亞科技(現為*金亞)進入強制退市通道8天后,雅百特(現名*ST百特)作為中小板退市第一股,又因財務造假、重大違法,被深交所宣布啟動強制退市。

  比起金亞科技,雅百特的財務造假數額更大,情節更惡劣。

  中國證監會查實,雅百特于2015至2016年9月期間,通過虛構海外工程項目、虛構國際貿易和國內貿易等手段,累計虛增營業收入5.83億元,虛增利潤2.57億元。其中,2015年虛增利潤2.32億元,虛增利潤占當年披露利潤總額的73.08%;2016年1至9月虛增利潤2424萬元,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19.74%。該公司2015年度報告、2016年中期報告和2016年三季度報告,均存在虛假記載。

  與此同時,證監會稽查局稱,雅百特一案,因涉嫌犯罪已被依法移送公安機關。

  從金額看,雅百特虛增2億多利潤,興許不算最大,可其手法之惡劣,令人聞所未聞。

  雅百特的前身為2009年7月上市的中聯電氣,2015年8月雅百特借殼中聯電氣上市。借殼前,雅百特賬面凈值僅為2.96億元,竟評估增值至34.97億元,增值率高達10倍之多。為了應對大幅的資產增值,雅百特原股東陸永夫婦承諾,2015、2016、2017凈利潤分別為2.55億元、3.61億元和4.76億元。當年7月,證監會批復同意借殼,8月就有媒體質疑,“雅百特借殼上市打造‘空中樓閣’,巨額合同難辨真假”。媒體記者專門查閱了巴基斯坦的一個公交項目,根本沒有雅百特參與該項目的任何信息。

  后來的事實證明,雅百特正是為了兌現所謂的“承諾”,企圖乘“一帶一路”東風,把假生意做到了巴基斯坦,隨之股價也一路上揚,最高曾被炒到50多元。該公司通過“偽造巴基斯坦旁遮普省首席部長夏巴茲等巴政要信函,謊稱參與木爾坦市快速公交項目,對業績進行造假。”通過虛構《工程建設施工合同》,偽造虛假的建筑材料出口合同等手法,實際上是自買自賣,在關聯企業中轉了一圈。而且為了造假,居然動用了7個國家和地區的50多個公司走賬,超過了100多個銀行賬戶進行近10個億的資金劃轉。

  像這樣的造假伎倆,媒體記者都能夠在短期內發現疑點,然而從保薦券商到審計師再到律師,卻是一路綠燈。

  對雅百特的造假,證監會于2017年4月已予立案調查,并于當年12月宣布調查結果,對主要責任人陸永等作出了行政處罰,可直到本周五凌晨,才因案件“移送公安機關”,啟動強制退市。而按照目前的退市程序,還要經過兩個30天的交易,并且在法院判決有罪之后,才能真正退市(目前還是存在暫停上市或退市的風險)。

  筆者不明白的是,為什么不能在查實造假之后(當時股價還有10幾元,現在只有4元多了),即啟動退市程序,這樣投資人是不是可以減少一點損失呢?

  由此想起了早些年退市的中川國際。中川國際于1994年在上證所上市,主營業務為國外工程承包、提供技術勞務等。本世紀初,由于承建的烏干達歐文電站被業主終止而導致巨額損失,連虧三年黯然退市,現轉至三板市場(代碼400040)。那中川并未造假,不是說退就退了嗎?為什么常規化退市要搞得如此復雜如此驚天動地?

  還有,這次雅百特的罪名是“涉嫌構成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刑法第161條規定,“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指依法負有信息披露義務的公司和企業,向股東和社會公眾提供虛假的或者隱瞞重要事實的財務會計報告,或者對依法應當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規定披露,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利益的行為。”包括:虛增或者虛減利潤達到當期披露的利潤總額30%以上;致使不符合發行條件的公司、企業騙取發行核準并且上市交易等等。以此對照,雅百特完全夠格!

  按照“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這個罪名,強制退市的恐不止金亞科技和雅百特。僅2017年就有11家公司因財務造假被證監會查實并處罰,包括已經退市的*ST昆機、ST烯碳,以及尚未啟動退市程序的爾康制藥、墨龍、ST成城、ST佳電等等。是騙子都該清退!

  當然,退市不是目的,與此相關聯的是如何保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以雅百特為例,陸永控股的雅百特,借殼時以不到3億的凈值增至近35億,難道不應該吐出來賠償損失嗎?

限時優惠:萬1.8開戶
(贈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