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施亮:A股非理性下跌 讓市場跌透還是及時采取救市計劃?,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郭施亮:A股非理性下跌 讓市場跌透還是及時采取救市計劃?
2018-06-29

K圖 000001_1

  自今年高點3587.03點調整以來,A股市場基本上呈現出跌跌不休的走勢,而步入今年6月份以來,股票市場更是開啟了加速下跌的走勢,近期還一舉跌破3000點、2900點以及2800點的關口,距離前期2638低點,僅有一步之遙的空間。

  3000點以下,對于A股市場來說,也是非常敏感的區域,而對于此次A股市場的非理性調整,卻以非常迅猛的速度跌破了3000點整數關口,并至今未能收復在3000點之上,而如今的市場疲軟表現更是非常突出。

  與幾年前A股市場的“2”時代不同,如今A股市場處于3000點下方位置,卻顯得并不平凡。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市場身處股權質押平倉風險陸續引發的狀態,而市場越往下調整,涉及到的股權質押平倉壓力也將會愈發明顯,容易加劇市場局部性的系統風險發生;另一方面,則在于如今股市身處“2”時代,卻并未減緩IPO高速發行的狀態,而一周一批次的IPO發行常態化現象,仍然延續著,這對本已疲軟的股票市場構成不少的壓力。

  如今,站在管理者的角度思考,正處于左右為難的尷尬局面。一方面,如果讓A股市場跌透,讓其實現市場自我調節功能,恐怕市場指數仍有一段下跌空間,而這時候可能將會引發更多不確定風險的產生,而局部系統性金融風險,或將深刻影響著整個金融市場正常運行秩序;另一方面,如果此時選擇及時救市的舉措,可能市場風險得到階段性的緩解,但這更可能把風險后移,而并非消除風險,而對于存在多年的股權質押平倉風險、上市公司無股不押的問題,將會又一次把解決時機后移,影響到金融市場去杠桿的進程,不利于后續市場的可持續健康發展。

  從資金端的去杠桿,到資產端去杠桿,而后到全方位多領域的去杠桿動作,近年來國內金融市場的去杠桿壓力也并不輕松,而在“防風險、守底線”的政策背景下,國內金融市場的去杠桿動作卻顯得非常謹慎,不敢大舉發力,擔憂引發系統風險的集中爆發。

  不過,對于存在多年的遺留問題,終究還是需要合理解決,而金融市場去杠桿力度的迅猛與否,政策環境的寬松與否,無疑直接影響到市場資金的投資信心。然而,站在今年6月份這一敏感時間點上,卻是多個問題的集中爆發,并由此引發金融市場股匯雙殺的風險。

  截至今年6月28日,滬市指數最低點位2782.45點,距離16年1月27日2638點僅有不到150點的空間。或許,對于市場而言,目前正處于熊市末端加速尋找市場底的過程,而對于最終的熊市底部,似乎仍在市場各方的猜測之中,沒有人可以說清楚本輪熊市的調整最低點會是多少。

  但是,從整個股票市場的估值水平、盈利能力狀態等方面來看,A股市場的市場底應該不會遙遠,除非國內經濟基本面發生了實質性的惡化、上市公司整體盈利能力發生了實質性的轉壞,否則并不支持股市持續非理性大跌的走勢。

  不過,在金融市場加速去杠桿的過程中,仍然不可忽視杠桿的雙刃劍力量,而在熊市非理性殺跌背后,杠桿的負面影響仍然不可小覷,而對于股票市場而言,資金的敏感度更高,從而促使資金拋售壓力、套現壓力的持續增強。

  對于急跌之后的A股市場,讓市場完成自我調節的功能,未必是壞事。但是,讓市場選擇自我調節,并不意味著政策層面上就可以置之不理,甚至繼續高速發行新股,而不顧股市自身的承受能力。

  實際上,對于非理性急跌后的股市回暖走勢,往往先經過政策環境的逐漸回暖,而后再到市場環境、資金環境的回暖,而對于熊市市場的見底回暖,確實是一個頗具復雜性、艱巨性的過程。

  時下,雖然A股市場估值水平已經比較低,且去泡沫過程已基本步入尾聲,但金融市場去杠桿的負面影響仍然比較明顯,而此時在IPO發行節奏、IPO募資規模上,確實需要有所考慮,不能夠為了加快IPO堰塞湖泄洪任務,就忽略了市場自身的承受能力。由此可見,在非理性的下跌過程中,若多重利空因素的疊加影響,可能會進一步加劇資本市場的拋售壓力,加速資本外逃風險,而內外部環境的持續惡化,反而會讓空方更加囂張。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郭施亮:A股非理性下跌 讓市場跌透還是及時采取救市計劃?,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