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燦”過會誘發預期變局 新三板投資熱情涌動,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文燦”過會誘發預期變局 新三板投資熱情涌動
2018-03-22

K圖 832154_60

  當3月13日文燦股份(832154.OC)開啟了攜三類股東過會的先例,似乎一夜醒來,新三板機構突然意識到前路選擇出現了變數。

  在過去一周,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了多家投資新三板的機構,值此關頭,發現機構投資出現了許多新動向:比如有機構重燃投資新三板熱情,開始放大并調整對新三板的投資方向;涉及IPO企業的到期新三板產品更愿意選擇延期;核查成為許多機構新傾向。

  事實上,機構當下的選擇,無論是對投資擴張、到期產品策略,還是對“三類股東”的出路選擇,都展現了多樣性。不過,作為新三板重要的一支推動力量,或許重要的不是機構的選擇,而是機構選擇背后對新三板的看法和思考的邏輯。

  轉折關頭的策略

  3月20日,中科沃土基金董事長朱為繹告訴記者:“文燦股份的上市后,我們現在已經在加大新三板基金的募集。從現在開始募集的基金都是符合三類股東的要求。”

  “文燦股份過會是標志性事件,意味著三類股東取得了正式突破。”3月21日,財通基金新三板投資部負責人鄧建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從證監會針對三類股東問題的4點具體要求看,老產品還有許多細節需要斟酌;但為未來新產品的設立指明了方向。

  “目前IPO排隊企業數量仍不少,從政策傾向和最近市場呈現的現象判斷,IPO對企業、股東和中介機構等各方面的要求都較原來有明顯加強。”

  “作為投資機構,目前我們仍將以老產品的管理和退出為主,同時會繼續觀察新三板市場和IPO的政策變化與導向,針對新情況做適當調整。”鄧建說。

  3月21日,新鼎資本董事長張弛向記者表示,“我們一直都在投新三板企業,因為我們認為越是投資少的市場反而越是估值低的市場,越有投資價值。”

  “當然三類股東過會了,相信后續有更多的三類股東敢投新三板,未來更多投資人會投新三板。而這意味著新三板企業估值會提升,而我們前面投的項目可能會因此出現一個更好的溢價。”

  “我們還會繼續再布局新三板,尤其估值低的企業。”張弛表示,“我們重點投資的是醫藥,還有新能源汽車,還有一些有明確IPO預期的行業龍頭企業,我們投的都是細分行業第一或者細分行業前三的企業。”

  集中到期難題待解

  不過,許多機構目前正受困于新三板產品集中到期。據鄧建介紹,新三板市場有大量產品成立于2015年上半年,而且期限都比較接近,3年期的量比較大,整體都會面臨集中到期的問題。

  “因為新三板市場過去3年整體并未有足量新增資金入場,市場的成交量也萎縮得較快,以做市指數最為明顯,成交量只有高峰期的10%左右,尋找對手盤的難度不低。”鄧建說。

  對此,財通基金的策略是,“全力以赴尋找對手盤,通過安排潛在接盤方去企業盡調、多家多輪溝通的方式盡可能實現最優價格,另一方面部分停牌股票需要等到復牌后方能變現,但在股票復牌前也需要做大量前期準備工作,爭取能盡早盡多的找到潛在對手盤,為后續的退出做好準備工作。”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目前到期的基金較多的處理方式,一方面是展期,即跟客戶談延長基金期限,另一方面是機構設立新基金去接自己原有舊基金。此外,也有把投資項目賣給其他私募機構以實現退出。

  在這事上,張弛自認為比較幸運,“我們還好,我們的基金主要是2015年下半年和2016年開始投,所以整體上來說到期沒那么嚴重。我們發了二十多只基金,集中到期在后年。因為我們除了前期發三年期的基金之外,后期發的都是五年期的基金。所以我們暫時不會涉及到太多的到期,今年只有兩三只到期。并且因為我們投的主要是新能源和醫療等方向,投資標的不錯,都有成長,所以我們主要是溢價轉讓給別的機構實現退出。”

  朱為繹也表示,“前年開始我們發的基金都是五年期的,所以我們到現在也沒有面臨著要到期的問題。就算到期的話,如果有IPO排隊的企業,我們肯定會延期。”

  不過,也有機構從中看到了機會。“新三板基金大量到期對機構而言其實更是機會,很多基金的確會面臨到期處理問題,機構可以從基金手中接收好的標的,相關的入股條件會談得更好。”華迪投資合伙人莫冰心表示,“我們始終看好新三板市場。”

  “清理&核查”選擇題

  清理,還是核查?對投資沖刺IPO企業的機構來說,是一個選擇難題。

  在文燦股份攜三類股東過會后,核查的道路也打通了。那么,機構究竟傾向哪一個選擇呢?

  鄧建表示,“我們會去權衡兩者哪個利益能最大化,針對不同標的做出不同的選擇。如果標的公司提出來清理三類股東,我們會去商討退出的價格,價格合適可以考慮退出。陪同IPO也是備選項,我們投資的企業中也有企業去排隊IPO,包括已經過會的文燦股份,財通基金系也有資產管理計劃是股東。”

  “在陪同IPO整個過程中需要配合企業做大量的工作,包括穿透核查和其他配合工作,尤其產品持有人較多的產品,涉及的工作量相當大。做這些也是希望投資企業能有機會成功IPO,幫投資人實現最好的結果。當然IPO本身也是有風險的,無論宏觀環境風險還是個股風險,只能做判斷和權衡,很難完全規避。”

  而文燦股份持股比例最高的“三類股東”九泰基金的產業投資部總經理鄭立昌則告訴記者,清理這條路并不好走,停牌階段清理非常難,也很難定價。他更傾向于穿透核查。

  朱為繹表示:“我們一般會選擇穿透核查,因為我們都是合法合規的三類股東。”

  莫冰心也建議,對于沖刺IPO企業,配合穿透核查。

  不過,張弛則持不同看法。在2016年初,媒體開始報道三類股東成為新三板過會的障礙時,“從2016年上半年開始都在用有限合伙制基金投新三板企業,沒有用三類股東去投了。”

  張弛接受采訪時表示,對于沖刺IPO的企業,我們更希望選擇協助清理而不是穿透核查。因為穿透核查手續太復雜,不確定因素太多,與其這么復雜,不如讓三類股東走人。然后清理干凈,這樣子起碼減少很多不確定性。

  “對企業來說,雖然現在三類股東已過會了,但是企業還是能清理盡量清理。這樣子減少麻煩和不必要的不確定性。畢竟三類股東是有可能過會,有可能不過會,企業會盡量把三類股東清理掉,而不是帶著三類股東去排隊,除非三類股東過多,很難清理才會去排隊。”張弛說。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文燦”過會誘發預期變局 新三板投資熱情涌動,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