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石投資:關注內生獨角獸 生物醫藥行業迎來長線投資機會,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星石投資:關注內生獨角獸 生物醫藥行業迎來長線投資機會
2018-03-21

  當獨角獸名單吸引一級二級市場目光的時候,他卻在二級市場內尋找“內生的獨角獸”。他所在的機構看好創新藥、新零售、有技術創新的種子企業等“價值成長”類的公司。這個他就是星石投資首席策略師劉可。

  劉可在消費、醫藥、人工智能等領域深耕多年,也從中尋找到了一些長線投資機會。比如,他認為創新藥企,特別是受一致性評價影響的制劑出口板塊蘊藏較好的投資機會。在接受《紅周刊》記者采訪時劉可還指出,兼具業績和成長性的低估“創藍籌”迎來機會。

  《紅周刊》:星石在“新年策略”中認為,中國經濟正在從“量”向“質”轉換升級,這個觀點和任澤平先生早幾年提出的“新5%比舊8%好”的看法較為一致。請您簡單介紹一下,有哪些跡象透露了這種轉變?

  劉可:最典型的體現是在我國的高端產品上,目前許多自主高端產品不僅能滿足國內需求,還可以出口國外,參與全球價值鏈競爭,有些更是享受到優質優價的全球化“福利”。分行業來看,以對美國出口為例,生皮、皮革、毛皮及其制品、紡織原料及紡織制品、鞋帽傘等傳統出口行業在總出口中的比例逐年下滑,例如服裝鞋帽等低端產品,已經從原來的15%—16%下降到3%;而機電音像設備及其零件附件、車輛航空器船舶及運輸設備等新型出口行業在總出口中的比例在逐年上升,其中高端裝備制造的占比從20%的基礎上翻了一番。

  這些跡象預示著,中國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得到“質”的提升,中國從過去的以加工、組裝、制造等低附加值行業為特征的“中國制造”,向研發、技術、品牌、金融等高端行業為特征的“制造強國”,甚至是“中國智造”過渡。

  《紅周刊》:這是否是你們做策略時的一個基本背景?

  劉可:是的。中國企業的發展空間和全球價值鏈是息息相關的,也和“五年規劃”這樣的大政方針更是關聯密切。比之前最大的變化是“淡化經濟總量目標、追求經濟質量”。在這個宏觀背景下,就出現了我們剛才提到的高端行業快速崛起的喜人情況。

  很多人做投資不太關注宏觀,認為從政策到落地中間會有很長的傳導時間,但縱觀A股歷史,幾乎每5年都會出現一輪基本面支撐的投資機會。

  《紅周刊》:2018年,市場是不是已經出現和“質量”相關的投資機會?

  劉可:最近兩年的市場主要表現為低估績優股的估值修復。分別來說,對于白馬藍籌,我們認為估值修復空間已經基本被填平,未來快速上漲的動力不像去年那么強了。對于以中證500為代表的價值成長股來說,其優勢正在逐漸凸顯。

  從盈利能力上看,近兩年來成長股的內生增長能力持續回升,截至2017年三季度中證500凈利潤累計同比增速為42%,而滬深300、上證50的凈利潤累計同比增速分別為13%、8%,優質成長股內生盈利能力的修復為估值提供了基本面支撐。從盈利與估值的匹配度上看,目前以滬深300和上證50為代表的白馬藍籌的動態PEG為0.96和1.02,估值處于合理水平;但價值成長股的代表指數中證500的動態PEG為0.89,相比來說處于低估,具有性價比優勢。

  《紅周刊》:結合“5年一波投資機會”的“周期律”,價值成長股的投資機會如何?

  劉可:是的。我們認為這輪上漲是穩健、長期的,可能會持續較長時間,但漲幅會相對2017年藍籌的勢頭慢一些。但2018年“價值成長”中長期上漲的機會是有的,如果大家能夠耐心等待,中長期的總收益可能會超出所有投資人預期。

  到了應用PEG指標的時候

  《紅周刊》:在挖掘價值成長股時,您最看重哪些財務指標?

  劉可:在目前的市場風格下,選股更應該遵循基本面因素,只有那些估值合理、盈利能力強、現金流充足、未來發展向好的個股才能夠有較好的市場表現。具體而言,PEG是選股的一個較好指標,PEG=PE/(未來2-3年的每股收益增長率*100),這個指標綜合了估值與盈利兩大因素,PEG值越低,股價被低估的可能性越大。

  《紅周刊》:在不同個股上,PEG的使用是否應有所區別?

  劉可:因為我們看好的是“價值成長”企業,2018年正是發展初期,所以建議投資者買入之前可以參考PEG指標。

  《紅周刊》:巴菲特早期曾完全不涉足創新的企業,覺得這類公司缺乏護城河保護。您不擔心這種情況嗎?

  劉可:我們先看看美國,1930年之后美國經濟結構、行業格局都趨于穩定,在這種穩定的經濟結構中,創新可能是件風險和收益不成比例的事。至二戰后,進而到2000年互聯網的興起時,創新帶來的超高收益現象才從美國風靡全球。

  中國現在許多方面還有待進步。巴菲特所說的“死循環”,其實是看投入1分錢能否產生2分錢的收益。而我們的不足可能恰恰就是機遇,中國經濟正在快速發展,消費升級也呼嘯而來,再加上政策的鼎力支持,想找到優質創新企業并不難。

  創新藥企“育”藍鯨

  《紅周刊》:到這里,我們就提一下最近的熱詞“獨角獸”(創業黑馬),您認為能成長為藍鯨(創藍籌)的獨角獸企業最有可能出現在哪個領域?

  劉可:我覺得最有前景的獨角獸可能首先是創新藥企。創新藥需要長期的投入和積累,把老牌創新型企業和新型純研發型企業進行對比,因為A股的上市規則原因,純研發型企業暫無法上市,因此老牌龍頭創新藥企業是惟一的投資機會。未來創新藥將會經歷從無到有的大爆發過程,國內市場有望陸續出現十幾億甚至上百億的國產藥。在這個過程中,中國的醫藥生物行業最可能出現A股內生的獨角獸公司的投資機會。

  《紅周刊》:能不能細分一下?

  劉可:醫藥板塊中制劑出口領域值得關注。從近年來的數據來看,中國的醫藥制劑板塊開始從非規范市場向規范市場擴展,2012年時,非洲和亞洲是我國試劑出口的最大市場,占出口總份額的64.63%。到了2017年,非洲、亞洲的市場份額逐步下降至54.3%,美國、歐盟的比重從15.87%上漲到28.9%,而這些更加規范的市場利潤更高,需求也更穩定。

  另外,一致性評價正在逐步推進,未來會有更多的藥品通過一致性評價,而制劑出口企業是國內一致性評價最大受益者。在目前招標制度下,一般新的省份招標會參考之前省份的最低價。一些制劑出口產品回歸國內的新品種,不僅會在市場中確立起高集中度優勢,還會得到招標支持,由于沒有歷史中標價的限制,往往能夠在現階段貼近原研定價,獲取較好收益。

  《紅周刊》:具體到公司,這類公司應具備什么特點?

  劉可:綜合國內市場的估值和業績以及海外市場歷史經驗,我們認為必須從市場潛在規模MPS(Market Potential Size) 和國際產業技術地位ITG (International Tecnology Grade)綜合考慮,結合MPS和ITG是最最關鍵的投資策略,以估值和業績為輔助這樣才是最優的投資策略。

  潛在市場規模,從總量上看,2017年中國人口13-14億,是世界主要發達經濟體前20個最富裕國家(包括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加拿大等)人口總和的1.68倍,據IMF預測,到2022年,中國人口將是世界主要發達經濟體人口的2倍。目前,我國中產階級的人口數量和平均收入與美國全國的總人口和平均收入基本相同,這意味著我國未來潛在的市場規模非常巨大。

  從這個角度看,中國的基因測序行業龍頭、中文語音識別和人工智能行業龍頭、物流行業龍頭和手機娛樂及閱讀行業龍頭、視覺圖像行業龍頭都有實在的全球競爭能力和市場前景。

  國際產業技術地位,主要是指我國的產業在國際產業鏈條中所處的地位。國際產業技術方面,應選擇產業技術與國際高精尖技術最為接近,或者是在技術產業鏈條上互補性最強的,才最有可能出現有獨角獸企業。

  從這個角度看,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領域是中國制造2025規劃當中提出要實現突破發展的重點領域。藥品創新長期被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壟斷,超過80%的新藥在歐美日首發上市,對比國際市場和國內市場,國產創新藥的長期發展潛力很大。據IMS資訊的數據,美國創新藥占醫藥消費的67%,而中國只占18%,但是從需求上來看,兩國的疾病譜并沒有差異,對于創新藥的需求也是相同的,只是由于醫藥體制機制的原因,造成了這樣的差別。據預測,到2020年,隨著居民消費水平的提高和醫藥改革的推進,創新藥消費的比例有望達到23%,國產創新藥將經歷一個從無到有的爆發過程。

  《紅周刊》:除了護城河的判斷,投資者應該在哪些方面保持警惕呢?

  劉可:在這里提醒投資者的是,要密切注意企業的毛利率水平,如果利潤連續下降就要引起注意,這代表企業生產的藥品可能被市場上其他藥品所取代,這也是一個致命打擊。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星石投資:關注內生獨角獸 生物醫藥行業迎來長線投資機會,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