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取石四藥話語權 科倫藥業產品結構待優化,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謀取石四藥話語權 科倫藥業產品結構待優化
2017-11-28

  歷經5年,“輸液大王”劉革新或將能在石四藥集團(02005.HK)的管理層贏得一席之位。

  近日,科倫藥業(002422.SZ)(以下簡稱“科倫”)公告稱,截至2017年11月17日科倫以及通過全資子公司科倫國際發展有限公司合計持有于香港上市的石四藥集團5.71億股股份,占石四藥集團已發行股本(截至2017年11月14日總股本28.47億股)的20.0497%;同時,公司將向石四藥集團推薦董事人選。

  公開資料顯示,石四藥集團同樣是大輸液企業,并兼顧片劑、膠囊劑、水針等多種劑型,以及生物制劑、醫用包材等產業,包括向醫院及分銷商銷售主要為靜脈輸液的成藥、原料藥及醫用材料。

  11月22日,石四藥集團公司秘書周興揚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確認,科倫將向公司委派一名董事:“首先他們(科倫)進行推薦,推進后我們還要走內部程序,包括董事會開會討論此事宜,所以可以留意公司公告。”

  針對此次向石四藥集團推薦董事人選的名額、具體內容等相關問題,時代周報記者聯系科倫,并向該公司發去采訪函,科倫在確認收到函件后,并未予以正面回應。

  經過多年的耕耘,科倫長期穩坐中國輸液市場頭把交椅,此次在“老三”石四藥集團一旦擁有話語權,未來二者若聯合,勢必對“老二”華潤雙鶴(600062.SH)構成威脅。

  在大輸液行業發生深度變革的時刻,科倫正在謀求業務轉型。可是船大難掉頭,科倫超過六成以上的營收來自于輸液產品的銷售,如何優化產品結構,是擺在劉革新面前的難題。今年以來,科倫的業績下滑明顯,位于新疆的伊犁川寧二期項目受到環評承壓,受到外界持續關注。

  蟄伏5年謀話語權

  此次通過持股超過20%,并委派董事進入董事會,外界認為科倫或將參與石四藥集團的日常經營管理。對此,周興揚對時代周報記者予以否認:“目前來說沒有,就算他們委派一名董事,可能也就是在上市公司董事會層面。日常經營方面的業務,我預計不會有直接的參與。”

  事實上,近幾年,受制于國家以及各省的醫改政策,許多輸液企業日子并不好過,科倫與石四藥集團等企業之間的競爭關系更愈演愈烈。

  對于是否歡迎這位外來的競爭者股東,周興揚表示:“它是我們20%的股東,我覺得他們的推薦也是合理的。”

  科倫與石四藥集團的淵源要從5年前說起。早在當時,科倫就欲收購石四藥集團的前身—利君國際的部分股權。

  2012年12月,科倫發布公告,約定公司以5.25億港元(折合為人民幣4.26億元)的價格收購利君國際的1.8億股股份,每股受讓價格均為港幣2.9167港元(折合為人民幣2.3682元),并由公司的全資子公司科倫國際作為受讓協議股份的主體予以實施。本次協議股份轉讓完成后,公司將通過科倫國際持有利君國際合計3.6億股股份,持股數量約占利君國際已公開發行股份總數的12.2870%。

  在協議股份成交完成后,授權公司管理層通過科倫國際自公開市場和其他合法方式購買利君國際股份的資金總額不超過14.13億港元(折合為人民幣11.47億元).

  同時,上述收購完成后,科倫將以合計不超過24.63億港元(折合為人民幣20億元)的總金額通過受讓協議股份、公開市場和其他合法方式購買不超過利君國際已公開發行股份的30%(不含30%).

  這一交易在開始階段獲得了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等部門的批準。但順利的進程并沒有持續到最后,最終被港交所否決。經此一役,科倫并未放棄,繼續等待機會。

  2014年6月,利君國際股東君聯實業欲轉讓手持的利君國際1.45億股,占比4.96%。科倫順勢接盤,斥資近4億港元,每股2.75港元。

  此后,科倫繼續步步增持,并在目前持股超過20%。截至目前,科倫作為財務投資者,所投股權浮盈不少,而在業務協同上卻未見有大的明顯動作。

  2017年上半年,科倫可供出售金融資產較年初增加4.28億元,增長44.83%,主要是該報告期購買石四藥集團股票金額1.66億元,及股票公允價值增加2.95億元。

  截至11月23日收盤,石四藥集團的股價已達4.35元/股,此次5.71億股價值24.84億元。未來,如果科倫謀求石四藥集團的控股權,將需要付出更大代價。

  截至2017年上半年,石四藥集團董事會主席、實際控制人曲繼廣合計持有石四藥集團8.90億股,占比31.32%。科倫與其的差距仍達10%以上,這一跨度仍較大。

  對于未來是否將進一步增持石四藥集團,并取得控制權,科倫方面并未回應時代周報記者的問題。

  石四藥集團方面對此的回應則較為明確。周興揚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單純是作為一個股東身份推薦一名董事,與直接參與日常業務是兩回事。”

  輸液市場廝殺慘烈

  資本市場兼并潮下,中國的大輸液市場展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拉鋸戰。

  石四藥集團的靜脈輸液產品包括非PVC軟袋、直立式軟袋、PP塑瓶等,這屬于輸液產品中的高端包裝類型。而科倫的產品則以普通玻璃瓶、普通袋裝產品居多。在產業升級方面,前者正是科倫亟待努力的方向。

  “其實科倫還是想拓展大輸液的高端業務,主要還是這塊問題。一旦成為大輸液行業高中低端的老大,它的話語權將增強。”11月23日,第三方醫藥服務平臺麥斯康萊創始人史立臣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根據市場公開的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大輸液市場約百億瓶袋,價值約200億元。其中前三名共計占有超過7成的市場份額,分別是科倫、華潤雙鶴和石四藥集團。

  目前,西南、華東以及華中市場是科倫業務的最大集中地,華北、東北市場的份額相對較小。而石四藥集團的強項在于擁有以石家莊為根據地的華北市場。輸液市場地域性較強,這顯然是科倫希望借助的。

  而華潤雙鶴的輸液業務同樣不可小覷,其擁有1600余家商業客戶,終端覆蓋了全國31個省市,尤其是在北京、安徽、江蘇、浙江、湖北、廣東、陜西、甘肅等地具有較高的市場份額。

  在科倫通過聯手石四藥集團的過程中,其或將繼續蠶食華潤雙鶴的市場份額。“科倫能活下來,而且會活得很好。”史立臣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事實上,我國目前并未在國家層面對醫院的門診輸液作出統一規定,但包括江蘇、安徽、江西、浙江等各個省市均在陸續出臺相關限制大輸液執行政策。作為醫改走在前列的安徽,亦在2014年開始推出相關政策,并成為全國最早實行53種常見病禁止門診輸液的省份。

  隨著醫保控費、直接采購、調整用藥政策及藥品標準和監管政策的進一步提升,輸液產品將面臨進一步的結構調整。

  實際上,科倫早在去年就出現輸液業務增長乏力的情況。2016年年報顯示,公司輸液產品銷售收入60.09億元,同比增長1.35%,占公司整體收入85.66億元的70.15%。

  2017年上半年,科倫輸液板塊的銷售數量較去年同期下降5.09%。同時輸液板塊的營業收入31.72億元,占據總營收的64.18%。

  史立臣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限抗、限輸的政策不會動搖,下一步,在基層醫療,比如個體診所和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大輸液和抗生物的使用都會限制,“一旦限制之后,大輸液整體市場就會出現萎縮”。

  華潤雙鶴在年報中披露“可能面對的風險”的內容指,限抗政策持續推進,限輸液政策可能由部分省市向更大區域蔓延,預計輸液使用量持續下降。

  對于未來大輸液格局,史立臣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大輸液份額或再降三分之一,在國家基層要求趨嚴、環保監管力度加大的背景下,未來將有更多的大輸液企業被淘汰,很多大輸液企業都在進行轉型,如華潤雙鶴華仁藥業等。

  近日,在第二屆中國醫藥創新與投資大會上,華潤雙鶴副總裁、董事會秘書范彥喜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加大非輸液市場的布局,輸液產品還會繼續做,但我們會做得更加精一些。”

  川寧項目環保承壓

  經過20余年的持續耕耘,科倫已經成為國內輸液行業中品種最為齊全、包裝形式最為完備的醫藥制造企業,亦是目前國內產業鏈最為完善的大型醫藥集團之一。其主要從事大容量注射劑(輸液)、小容量注射劑(水針)、注射用無菌粉針(含分裝粉針及凍干粉針)等25種劑型藥品及抗生素中間體、原料藥、醫藥包材、醫療器械等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

  在大輸液行業的政策變革之下,今年以來,科倫的業績下滑明顯。2017年上半年,公司實現營收49.42億元,實現歸屬于母公司凈利潤2.56億元,同比下降33.65%。

  科倫認為,主要原因包括伊犁川寧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伊犁川寧”)由于對二期環保“三廢治理”工藝進行了升級改造的變更,報告期未收到相應的環評批復,因此二期生產線只作為環保驗證而運行,致產能未能完全釋放,產量極低,同比虧損增加;以及公司研發費用和市場開發、維護費大幅增加等。

  伊犁川寧是科倫在四川本土之外單體投資最大的企業。為運作抗生素中間體項目,科倫于2010年12月在新疆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伊寧產業園區投資設立該公司。

  在大輸液產品之外,科倫謀求抗生素全產業鏈,意圖為公司終極驅動的持續壯大奠定基礎。據科倫2017年半年報,伊犁川寧新建抗生素中間體建設項目預算數達68.19億元,項目進度達99%。

  盡管伊犁川寧在環保領域投入重金,但環保問題仍成為這一項目的困擾。

  伊犁川寧萬噸抗生素中間體建設項目配套建設的環保“三廢”設施系統占地面積超過300畝,投資超過17億元,環保投入占公司項目總投資的25%以上,這是中國醫藥行業有史以來最大的單體環保投資項目。

  2017年半年報顯示,伊犁川寧一期硫紅生產線保持持續滿負荷生產;1至4月二期項目的青霉素生產線階段性沖滿負荷生產,頭孢(7-ACA)生產線在50%產能上下調整變動。

  “在二期項目試生產中,為了讓環保更加安全可靠,伊犁川寧對暴露出來的一些環保方面的問題及時調整策略,降低部分產能,對環保繼續進行補強。”科倫稱。

  科倫表示,由于未及時收到相應的環評變更批復,因此二期項目產量較低,2017年上半年,伊犁川寧虧損7806萬元,較去年同期相比增虧8943萬元。

  今年9月,科倫在深交所互動平臺上指出,近期國家開展的環保督查,眾多行業、企業承受重壓:“這也為相關行業更好地實現結構性的調整和供給側的改革,提供更多必要條件。川寧亦將把握機遇,強化環保優勢。川寧正逐步釋放二期項目產能,爭取年內完成二期項目環保驗收。”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謀取石四藥話語權 科倫藥業產品結構待優化,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