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這17.87億元 22個小股東把這家停牌637天的上市公司給告了,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為了這17.87億元 22個小股東把這家停牌637天的上市公司給告了
2017-11-28

K圖 000693_2

  聲明:此文屬于自媒體對相關事件的個人觀點和分析,并非正式的新聞報道,東方財富網不保證其真實性和客觀性,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屋漏偏逢連陰雨,停牌的637天的*ST華澤,沒有迎來復牌的利好,卻迎來了小股東的聯名舉報。

  近日,*ST華澤(000693.SZ)的22名小股東向中國證監會實名舉報大股東違規占款等問題。

部分中小股東聯名舉報函

  究其細節,自2015年以來,*ST華澤相繼發生大股東違規占款14.97億元后無力歸還;承諾以資產重組補償,很多投資者看重重組預期,結果卻換來長達637天的停牌以及不斷刺破的“泡泡”……2017年三季報發布不久,公司內部多位董監高人士旋即對其真實性投下反對票。

  甚至,連叱咤市場已久的“中植系”,都在陰溝里翻了船。。。。。。

  為了維護自己的權益,目前已有22名小股東聯合向證監會提起實名舉報,據他們透露,還有更多的小股東也在加入的路上。

  對此,野馬財經與*ST華澤取得了聯系,不過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復。

  “一去不回”的17.87億元

  事件的導火索,為2014年4月25日,瑞華會計師事務所對于*ST華澤一份關于關聯方占用上市公司資金情況的專項審核報告,不過由于年限較短等因素并未得到重視。

  至于危機真正爆發,則來自于2015年年報。

  根據2015年年報,*ST華澤應收款項總金額為18.34億元,全部為關聯方陜西星王企業集團有限公司(大股東旗下公司,下稱“星王集團”)及旗下星王鋅業等企業所欠。其中,有14.97億元為沒有經過適當的審批和披露違規占款;而另有一筆3億元的票據資金,由 *ST華澤子公司陜西華澤鎳鈷金屬有限公司(下稱“陜西華澤”)向星王集團開出商業承兌匯票,收款人為星王集團,承兌人同樣為 *ST華澤。

上圖截自*ST華澤2015年年報

  大股東相關企業占款金額如此之巨,要知道公司2015年營業總收入不過85.08億元,凈利潤更是虧損1.5億元,難怪小股東不干了。

  對于這3億元的票據,2016年5月11日,深交所在《*ST華澤2015年年報的問詢函》中特意指出,*ST華澤說明上述商業承兌匯票的交易背景、截至目前款項支付情況、臨時信息披露義務以及審議程序履行情況,并請會計師事務所就相關款項是否構成非經營性資金占用進行核查并說明。

  面對巨額的資金占款以及深交所的問詢,星王集團及實際控制人王輝、王濤、王應虎已承諾,在 2016年 12月 31日之前,優先采用現金方式償還占用的 *ST華澤資金,若不能全部采用現金還款,將采用資產置入等方式償還。

上圖截自*ST華澤2017年半年報

  然而,“太美的承諾都是因為太年輕”,截至2017年中,不僅這14.97億元只歸還了1000萬元,3億元票據也沒有了著落,變成了占用。。。。。。

  重組夭折,中植系也被“套牢”

  既然沒有歸還現金,那么說好的第二選擇——資產重組呢?

  2016年3月1日,*ST華澤的確拋出過一份重組公告,并進行了停牌;然而,僅僅3個月后,重組便被終止。

  公司表示,此次終止重組不會對公司目前經營規劃及生產經營等方面造成重大不利影響。星王集團擬以其持有的控股公司的股權對應的資產評估,作價置入上市公司用于支付關聯方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的努力在一定時間內無法實現。因此公司控股股東在規定時間內解決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的問題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說白了,星王集團想用股權賠付占款這條路,也沒有走通。

  更加尷尬的是,雖然重組的事情打了水漂,但*ST華澤卻未按規定復牌,而且,這一停,就是637天,至今依然未有復牌跡象。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5月底,即宣布終止重組前夕,一家名為深圳中融絲路資產管理(下稱“中融絲路”)的公司,出現在了*ST華澤的公告中。

  公告稱,中融絲路將主導*ST華澤大股東的資金占用解決問題。

  而野馬財經發現,中融絲路股東為北京中融鼎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中融鼎新”)與達孜縣中融風雷投資基金(有限合伙)(下稱“中融風雷”).二者的股東層穿透后,均直指A股市場的隱形大鱷“中植系”。

  不僅如此,中融風雷除投資中融絲路外,還投資了另一家企業廣西華匯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稱:廣西華匯)的投資。工商資料顯示,廣西華匯法定代表人為王應虎,他的另一個身份,即*ST華澤董事長。

  而從以上關系可以判斷出,“中植系”與*ST華澤的合作應該是比較緊密的。

  廣西華匯的股東層中,除了與王應虎直接關聯的陜西星王外,還有持股14%的嘉興潤泓中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其認繳出資4152萬元注冊資本,持股比例為14%。穿透后,嘉興潤弘中的股東為中融信托。

  2015年時,中融信托曾發布了一款名為中融-助金72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其資金用途正是對廣西華匯進行股權投資。具體則為信托計劃出資 4.15 億作為 LP, 另一家企業出資 500 萬作為 GP,投資完成后持有廣西華匯 14%的股權。

  但是,由于星王集團及旗下企業的全面停擺,該筆信托資金也已深陷泥潭。

  對于“中植系”的入局,一位接近*ST華澤的人士則向野馬財經表示,“中植入局后也被套(牢)”。

  面臨退市,中小投資者背水一戰

  2016年3月1日至今,*ST華澤停牌已達637天,在這期間,公司管理層動蕩不安,業績經營每況愈下。

  一方面,2016年4月13日至4月19日,短短一周時間內,時任副總經理朱若甫、總經理陳勝利及董秘程永康相繼辭職;2017年7月3日,時任公司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葉照貫先生也提出書面辭職報告。

  與此同時,2016年3月,公司董事長王濤、財務總監郭立紅被證監會立案調查,2016年9月22日,王應虎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俗稱“老賴”).

  另一方面,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前三季度,分別虧損1.55億元、4.04億元及1.11億元,且公司已基本處于停產狀態,造血能力喪失,自救能力渺茫。2016年年報、2017年中報等更是被會計師出具了“無法表述意見”的審計意見。

  再者,人員的不穩、經營的下滑,又造成了管理的極度混亂。

  2017年10月31日,*ST華澤三季報發布,然而,對于公司的財報,包括副董事長劉騰在內的3位董董事會成員,以及監事楊源新都投出了反對票,質疑核心依舊是大股東占款。

  除此之外,野馬財經獨家獲取的一份企業《報告》顯示,銷售合同無法人簽字,無授權委托書,銀行預留財務印鑒丟失等問題。

  不僅如此,由于涉及多次信批違法、涉案金額重大,*ST華澤還隨時面臨退市風險,被證監會要求每月發布一次退市風險公告,而對于在風險暴露前入局的眾多投資者而已,這一份份公告無疑使之度日如年。

  “上億的虧損,近15億的資金長期被大股東及其關聯方非法占用,我們這些小股東私下起來溝通的,一個一個都是心急如焚,公司還定時的公告存在退市的風險。公司高管人員都對數據質疑態度,讓我們怎么相信上市公司?”一位*ST華澤的投資者對野馬財經如此表示。

  而江蘇頤華律師事務所韓友維律師對野馬財經表示,*ST華澤的違法情況很復雜,在這里就不講了。凡在2014年4月25日—2016年2月29日(含)之間買入該股票,并在2月29日收盤時仍持有的投資者,都可以尋找律師申請索賠。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為了這17.87億元 22個小股東把這家停牌637天的上市公司給告了,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