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有這么一家公司 殺豬一年收入接近14億元!,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金投資訊

新三板有這么一家公司 殺豬一年收入接近14億元!
2017-11-28

  在距哈爾濱215公里的黑龍江小城海倫,有一家掛牌新三板的生豬屠宰廠,只做殺豬這一件事,年收入規模接近14億元,多年凈利潤均超過1個億。這家屠宰廠只有一條用了十多年的老舊生產線,而從財報粗略估算,其屠宰效率卻能達到每分鐘三頭,功夫可謂“出神入化”。這家公司名叫公準股份。

  還有更多數據令人匪夷所思:公準股份憑借單一的業務,卻獲得了遠超雙匯、雨潤等業界前輩的毛利率,三項費用率不到同行的十分之一;公司賬上常年趴著6億元現金,不做理財只拿活期利息,但老板卻連質押貸款都還不上。

  近日,上證報記者遠赴公準股份所在地調查,眼前的景象與年收入十多億元的“大公司”相去甚遠。廠區大門緊鎖,進出者寥寥,“公準”品牌在海倫當地農貿市場的占有率和知名度也都與企業靚麗的財報落差明顯。記者輾轉找到多位公準股份的供貨商與客戶,他們都否認了財報上的業務往來規模,金額差距少則幾倍,多則數十倍。更有供貨商反映,公準股份已拖欠貨款逾百萬,海倫當地的多家供貨商已不愿送貨。然而,在半年報中,公司應付賬款科目記錄的卻是0元。

  產值大戶卻遭券商拋棄

  買豬-宰豬-賣肉,公準股份所處行業雖不起眼,財報卻一直“亮眼”。公司從2014年掛牌新三板以來,凈利潤連年過億,營收更是在10億規模,且穩定增長,這種體量,對海倫市來說可謂舉足輕重。

  以2015年的公開數據為例,公準股份年報顯示:公司當年營業收入11.96億元,凈利潤近1.08億元。而海倫市2015年的地區生產總值為124億元。也就是說,公準股份一家企業就“貢獻”了海倫全市將近十分之一的產值。

  盡管“富甲一方”,但公準股份在資本市場的處境卻不怎么好。多家做市商相繼離去,公司股票只得變回協議轉讓;財報審計關難過,2016年年報拖了一個多月才勉強披露;監管部門介入,證監會已于今年10月對公司及其控制人和多名董監高正式立案調查。

  今年4月10日,主辦券商華安證券提示風險,稱公準股份原審計機構不再對公司進行審計,新的會計師事務所尚未聘請,公司可能無法按時披露年報,且現場核查發現公準股份經營存在不確定性。4月11日,公準股份放量暴跌52%。至4月28日停牌前,公司股價僅有1.4元/股,市值僅剩3.25億元,較歷史最高點掉落88%。必須一提的是,近期該公司股價又被數萬資金用協議轉讓方式尾盤拉升,使得市值虛增到69億元,但投資者其實還是無法出逃。

  眼看著6月底再無法披露年報就將面臨摘牌風險,公準股份終于在6月22日發出了這份年報:2016年,公司實現收入13.9億元,同比增長16.5%;凈利潤1.1億元,同比增長6.6%;年底貨幣資金6.68億元,超過絕大部分新三板公司的年收入,僅在手現金就是當時公司市值的兩倍。

  雖然業績穩定增長,“嗅覺靈敏”的做市商卻相繼離去。公準股份最多時擁有七家做市商,包括東興證券山西證券、中銀國際、上海證券、華安證券、華融證券、浙商證券。近兩年間,東興證券浙商證券山西證券、中銀國際等紛紛退出。今年10月底,公司因做市商已少于兩家,不得不由“做市轉讓”變回“協議轉讓”。

  一個產值大戶,為何被做市商和審計所接連拋棄?

  財報數據“太好”疑點叢生

  細看公準股份的財報,與行業相關公司比較就會發現一些指標令人匪夷所思。

  首先是毛利率,公準股份的毛利率堪稱屠宰界“賺錢能手”。2016年,行業老大雙匯發展的屠宰業務毛利率為5.48%,雨潤食品的毛利率是4.24%,順鑫農業的屠宰毛利率為2.99%,與公準體量相近的得利斯的冷卻肉及冷凍肉業務毛利率2.23%。從整個行業看,單一的屠宰業務的毛利很薄,且呈現明顯的規模經濟。而公準股份的冷鮮肉及冷凍肉業務的規模略大于得利斯,遠小于雙匯發展和雨潤食品,竟能夠實現8.19%的毛利率,可謂商業奇才。

  再看三費(銷售費用、管理費用、財務費用),公司同樣“技高一籌”。公準股份2014年的三項費用率為0.62%,2015年降為0.3%,2016年僅為0.22%。而上市公司同行中,得利斯的三項費用率穩定在11%以上,雙匯發展穩定在6.6%以上,新五豐則在6%以上。

  另一個反映賺錢能力的指標是固定資產周轉率,是指每單位固定資產能獲得幾倍的銷售收入。2016年,得利斯的固定資產周轉率是1.79,雙匯食品是4.44,雨潤食品是1.23,新五豐是2.91,而公準股份達到了驚人的37.82.

  會賺錢、還很省錢,這是公準股份財報給人的一大印象。2014年至2016年,公準股份的貨幣資金分別為4.28億元、6.61億元、6.68億元。然而,公司2014年至2016年沒有任何理財收入,只有利息收入,三年分別為96萬元、159萬元、213萬元,年利率約為0.3%。對此異常情況,公司也承認,他們拿著大筆的現金,卻只在銀行存了活期。

  單看賬面數據,公準股份應該是一家極有錢的公司,但其老板卻連股權質押貸款都還不上。

  2016年8月,公準股份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韓義文向北京恒泰普惠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質押股票4211.81萬股,占總股本的18.13%,質押借款6000萬元。今年4月26日,由于公司股價低于補倉價2.27元/股,韓義文配偶晁燁(也是公司董事、副總經理)又增加質押990.84萬股,占公司總股本4.27%,兩人合計質押股權22.40%。該筆借款到期日為8月15日,但是截至10月17日,借款尚未還清。

  異常的財報也引起了監管層關注。全國股轉系統對公準股份2016年年報下發了問詢函,公司在回復中進一步透露了其日均屠宰量、豬肉平均售價、月度貨幣資金等數字。由此,更多的矛盾點在記者的調查中展現了出來。

  結合公司披露信息及公開數據,記者算了一筆賬:2016年公準股份豬肉的平均銷售價格為20.65元/公斤,生豬出欄體重平均為110公斤,出肉率70%。由此估算,公準股份2016年冷鮮肉及冷凍肉業務收入13.8億元,如果這些豬都是公司自宰的,則意味著一年要屠宰約87萬頭豬,就算公司333名員工全年無休,每天工作12個小時計算,也需要每分鐘宰殺3.3頭豬。

  “目前國內先進的全自動屠宰生產線可以達到這個速度。”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但是公準股份2014年的轉讓說明書中披露,公司僅有一條購于2005年的屠宰生產線,成新率僅24%,2014年的賬面凈值為17.3萬元;此后的年報中,公司并未披露購置過新的機械設備。“一條老舊的生產線,意味著其余都要靠手工屠宰,如何能做到這個速度?”上述人士質疑。

  對此,記者致電韓義文問詢,對方表示:“一切以公告為準,個人不接受電話采訪。”隨即掛斷了電話。

  調研過公準股份的一位券商也表示,其參觀公司時,只看到一條生產線,盡管該生產線屠宰速度很快,但顯然是支撐不起該公司十多億的收入的。

  供貨8000萬還是200萬?

  由于公司的主要供應商和客戶都是自然人,查找公開資料幾乎無跡可尋;另一方面,由于屠宰行業免征企業所得稅,從稅務口徑核查公司收入也存在困難。但多種跡象表明,公準股份的財報真實性需要打上大大的問號。

  近日,記者趕赴位于海倫的公準生豬屠宰廠,并且輾轉找到了公司的多位供應商和客戶,情況令人震驚。某位公司財報中供貨金額達8000萬元的供貨商,竟稱其實際交易金額還不到200萬元。

  先看年報,2016年,公準股份向前五大供貨商的采購金額分別是:柴大偉8923萬元、張麗娟8692萬元、楊宏海8353萬元、張國海8283萬元、武立國7955萬元。2015年,公司的前五大供貨商是:柴大偉8537萬元、張麗娟8121萬元、張國海7807萬元、楊宏海7412萬元、武立國7080萬元。

  在海倫市最大的農貿市場,記者找到了一位要求匿名的前五大供貨商的親屬。其告訴記者:“公準近兩年經常拖欠我們貨款,而且不止欠我們一家,海倫還有四五家常年供貨商也存在被拖欠貨款的情況。”據其估算,欠款合計在數百萬元以上,“現在本市的幾家供貨商都不愿意送豬了,公準只能去更遠的地方進貨。”

  然而,在公準股份的財報中,截至2017年6月底,公司負債總額僅有81.35萬元,應付賬款(全部為貨款)更是為0.

  在供貨商眼里,公準股份并不像年報中那么財大氣粗。“這兩年公準每年都有幾個月幾乎停產。本來說好的進貨價,我們送豬過去的時候,公準經常會在到貨時臨時壓價,如果不同意,他們就不要了。”上述匿名人士稱。

  記者在當地獲悉,海倫市內做收豬生意的,規模普遍在幾千萬元以內,財報上的前五大供貨商基本都在海倫本地,年供貨七八千萬元幾乎是不可能的。

  不僅上游采購金額虛高,公準對下游客戶的銷售額也同樣存在夸大嫌疑。2016年年報中,公司對前五大客戶的銷售金額分別為:張秀玲1.09億元、劉有軍1.01億元、魏吉良1.00億元、楊亞玲9667萬元、宮海波8039萬元。記者了解到,其中某客戶每年對外的總銷售收入不過5000萬至6000萬元,而且貨源不止公準一家,平常進貨渠道主要是金鑼、雨潤等其他品牌,進公準肉品的比例最高時也不超過60%。如此計算,公準股份披露金額與之相比已成倍夸大了。

  農貿市場上多個曾在公準進貨的豬肉販還告訴記者:“公準的豬肉寥寥無幾,還經常出現訂完貨拿不到貨的情況。”商家更多地還是從雙匯、雨潤等大品牌進貨。

  還有一位豬肉販告訴記者,該店年進貨金額不超過3000萬元,從“公準”進貨只占其全年進貨量的三分之一,也就是不到1000萬元。在他看來:“在海倫市的豬肉販,別說一年進貨一個億了,大于5000萬元的都很難找。”

  巨額對外投資有何玄機

  那么,公準股份的生產現場是什么情況呢?在一個工作日的上午10時,記者來到公準股份生豬屠宰廠時,廠區大門緊鎖。門衛表示:“近期老板都不在這里,管事的人也不在,廠里只有工人。”據了解,每日下午4點半通常是客戶來運屠宰后的豬肉的時間。

  記者下午4點多再次來到工廠時,見到一輛大型冷鮮車正在搬貨。工廠工人告訴記者:“今天一共賣出了600套豬肉,這還不是旺季,春節前后最多一天能賣1200套。”

  如果工人的話屬實,那么公準股份一年的銷售額是多少呢?記者粗略估算,公準股份稱其2016年豬肉銷售均價為20.65元/公斤,每頭生豬平均重110公斤,出肉率70%,以豬下水與豬肉同等價格來算的話,每天賣出600套至1200套,則意味著公司一年365天的銷售收入為4.97億元至9.95億元。而公司2014至2016年財報上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1.48億元、11.96億元、13.94億元。

  如果多年都如此虛增收入及盈利,目的又是什么?

  融資?2015年3月16日,公準股份獲得深交所的《中小企業私募債券發行備案的通知書》,公司非公開發行面值不超過4億元的中小企業私募債。2015年11月,公司以15元/股定增募資1.5億元,稱是用于補充公司流動資金,除了韓義文等公司原股東之外,新進的六名投資者的認購金額為7050萬元。

  別忘了,公司賬上還常年趴著6億元現金沒用,放在銀行收活期利息。那么,公司到底有錢沒錢?

  公準股份還有個動向值得關注。近兩年,公司對外投資突然上了規模。2016年9月,公準股份改變了1.5億元定增募資用途,掏了7500萬元收購海都集團魏波手中的黑龍江省七合畜牧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七合畜牧”)84.36%股權;還將剩余7500萬元投給七合畜牧作為后續建設資金。

  主辦券商華安證券及時提示風險稱:七合畜牧尚未取得土地使用權證和房產所有權證,目前仍處于建設階段,尚未開展生產經營活動;且標的公司未經審計。根據七合畜牧未經審計的財務報表,截至2016年8月31日,其總資產為8925.40萬元,其中在建工程8774.16萬元,負債3009.30萬元,所有者權益5916.10萬元,2016年1至8月仍處于虧損階段。

  在券商提示風險后,2016年12月30日,七合畜牧將公準股份后續投資的7403.16萬元通過銀行轉賬的方式予以歸還。

  錢暫時還回去了,但后續又以其他名義倒了出來。今年5月11日,七合畜牧與中躍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黑龍江分公司簽訂了《養豬場工程施工承包合同》,次日,公準股份董事會通過了《養豬場承包合同》的議案,當天公準股份將7500萬元募集資金又轉賬至七合畜牧。根據公準股份提供的合同文件,該合同工程預付款7500萬元,七合畜牧已經于5月16日將7500萬元支付給中躍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黑龍江分公司作為工程預付款。

  此后,公司在6月1日再次公告要變更募資用途,將1.5億元定增募資全部用于七合畜牧的固定資產建設。

  有長期關注該公司的人士分析:“高額對外投資中不排除也存在水分的可能,或許又是公司為抹平賬務虛報的資金出口。”

  財報數據漏洞百出,供應商與客戶否認數據,銷售規模有悖于常識,主辦券商屢屢提示風險,公準股份的信息披露可信度還剩多少?“解豬神功”還能撐多久?隨著證監會對公司及其部分高管立案調查,相信在不遠將來,真相應該能大白于天下。

免責申明: 1、本站涉及的內容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依據,依此操作風險自擔。
2、本站部分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微信 nmw160 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新三板有這么一家公司 殺豬一年收入接近14億元!,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三规律